第35章

琵琶语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千千小说网 www.77xsw.net,最快更新赖上你是个意外最新章节!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蓝蕴和焦急之下带着陶书萌去了医院,多番检查下来,她并没有旁的问题,蓝蕴和松了一口气。

    “可是她不爱吃饭了,这是什么缘故?”

    身经百战的妇科医生闻言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回答蓝蕴和时未免有些战战兢兢。

    “蓝先生不用着急,可能是月份渐渐大了,孕妇比较紧张容易胡思乱想,这些原因都可能影响食欲。”

    “可能……只是可能吗?”蓝蕴和蹙眉又问。

    妇科医生被蓝蕴和冷冽的气势震住了,想了想看向陶书萌,谨慎问:“陶小姐近来感觉怎么样?”

    陶书萌觉得蓝蕴和大惊小怪,自然是向着妇科医生,便顺着他的话回:“是感觉有些紧张,回去之后我会注意的,谢谢医生。”

    中年医师感激的点点头,转头再看这位蓝先生,神情的确好多了。

    陶书萌现在是一人吃两人补,回去的路上她想了很多,为了令蓝蕴和宽心,她差点要举手发誓。

    “我会努力多吃饭的,拜托你可别再去吓人家医生了。”

    陶书萌话里多多少少有一些取笑的成分,蓝蕴和听的一清二楚,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也觉得没有办法,碰上她的事,他做不到心如止水。

    陶书萌是个乖巧的孩子,从医院回去后主动要求吃饭,只是她之前几天心情拉低了食欲,这会儿突然要猛烈的吃,又觉得不舒服,而蓝蕴和看着她用力的往嘴里塞食物,心更是跟针扎一样。

    “慢一点儿,不要一下子就吃那么多,胃部会有负担的。”

    “嗯嗯。”陶书萌两颊鼓的像包子,点头如捣蒜。

    其实她愿意吃饭,蓝蕴和就没那么担心了,嫌弃外面的餐食不好,他每天变着花样下厨,食谱一本接着一本往家里买,陶书萌作为旁观者总觉得哪天蓝蕴和倘若想改行,厨师不错!

    岁月静好,陶书萌在蓝蕴和的喂养下食欲不仅回来了,倒还有增大的趋势,每每吃完饭没多久就嚷着饿,现在床头柜、车上的抽屉、蓝蕴和办公室的桌子上,到处都是她的粮仓。

    “周日我们回家一趟吧。”正吃着晚饭,蓝蕴和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陶书萌没有听懂,一脸茫然的嚼着鱼丸,问:“我们这不就是在家里吗?”

    蓝蕴和闻言轻轻笑起来,搁下筷子看着她,神色如窗外月色一般温柔。

    “回我成长的家里,我爸爸……他想见见你。”

    蓝蕴和说完脸色有些许怅然,陶书萌以为他是因此想到了韩露,也不作声,抿着唇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才好。

    事实也是如此,蓝蕴和想到了韩露,想到了他不太愿意回忆的过去。

    “自从她离开后,爸爸便不太愿意见陌生人了,生活过的与世隔绝,所以这次他主动提出要见你,我也觉得很意外。”

    陶书萌听完这些才恍然大悟过来,难怪好几次她都在想,为什么他从没有说过带她去见蓝叔叔,不想竟是这个原因。

    “好。”陶书萌失神想了一会儿点头,虽然还素未谋面,但是她已迫不及待,蓝叔叔……一定跟蕴和一样,是十分温和的人。

    周末辗转即到,陶书萌第一次见长辈居然也不紧张,她清晨起床随便挑了一身衣服换上,用过早餐才往s市的郊区赶去。

    颜父还住在老旧的小区里,那里的生活节奏比起市里慢了许多,蓝蕴和带着陶书萌到时还不过中午,小区里的老人三三两两围坐一桌搓麻将,或是悠闲喝着茶,浓厚的生活气息扑面而来。

    “为什么不上楼?”看着蓝蕴和往小区花园里走,陶书萌被他牵着莫名问道。

    “这个时候爸爸通常不在上面。”蓝蕴和说的肯定非常,陶书萌略点了点头跟着他走。

    这般老旧小区的花园打理的并不好,植物疯长,加上眼下已是深秋,望过去皆是满目萧条,只有芙蓉树上还开着一些花,或白或粉。

    “叔叔真的在这里吗?”陶书萌很怀疑,只是话音方落她就隐隐听到一阵二胡声,拉的是二泉映月的曲子。

    “在的。”蓝蕴和回着她的话,脚步随后停下来,目光看着前方,陶书萌也顺着他的视线瞧过去。

    周围都是长成的参天大树,一位中年男人坐在中央,穿着略显单薄,却整洁干净,一首曲子拉的很有神韵,令人闻之欲醉。

    中年男人虽然闭着眼,却分开察觉到有人来了,陶书萌正听的入神,曲子便戛然而止,她还未回味过来,前方已有声音传过来。

    “你们回来了。”很干净的嗓音,带一种淡淡地温暖。

    陶书萌很快回神,就见面前的人已经拿走二胡站起来,中年人的目光落在她脸上数秒,随即笑起来,陶书萌这才发现,蓝蕴和的五官与他有几分神似。

    “爸爸。”蓝蕴和出声,算是应他。

    “叔叔好。”陶书萌也乖巧的叫人。

    蓝父点头,脸上笑意更浓了,温和说道:“你好啊书萌,欢迎你。”

    陶书萌嫌少遇上这么好相处的长辈,颇有些受宠若惊,但内心一定是开怀的,蓝父的肯定让她更加自信,自信可以跟蕴和好好走下去。

    住宅在五楼,这样的楼层没有电梯,上去时蓝父一遍遍提醒蓝蕴和:“你走在后面,多护着点书萌,这楼梯年代久远不好走。”

    这般贴心的话,任凭是谁听了都心中温暖,陶书萌十分礼貌的道谢,嘴角弯弯。

    六个月的陶书萌行动已不是那么方便了,这五层楼放在从前自是不在话下,可现在爬到半道上便气喘的厉害。

    “我抱你上去好不好?”蓝蕴和看着心疼,向她建议说道,但陶书萌哪里会肯,长辈就在前面,抱着多不像话。

    “我可以的!就当锻炼身体了!”她回话的语气很是轻快,蓝父走在前面,没有听到两个人的谈话。

    陶书萌扶着锈迹斑斑的栏杆一步一步地迈,蓝蕴和犹如使者一般跟在后面,终于到了五楼,蓝父已经在门口等了一会儿,见两个人姗姗来迟,自责的开口。

    “累坏了吧?快进去坐着歇一歇。”

    “没事的,叔叔,我觉得还好。”陶书萌懂事的答话,脸上笑靥动人。

    蓝父是一位很念旧的人,陶书萌从进门便深深察觉。

    不大的两室一厅,家具电器都略显老旧,却擦拭的十分干净,客厅里还摆着曾经一家三口的合照,照片上蓝蕴和还小,可眉眼间已见英气,韩露从始至终的优雅高贵,蓝父也十分俊朗。

    除去合照,也有摆放韩露单独的,这么多年了不见收起来,可见蓝父长情。

    陶书萌默不作声的看着想着,鼻子蓦然一酸。

    蕴和……很像他的爸爸呢。

    如果不是一样的长情,不会在她走后多年,他还能等她。

    如果不是一样的长情,不会她当初无故分手,他还肯原谅她。

    ………

    中午蓝父下厨做饭,特意问过陶书萌吃什么不吃什么,陶书萌怀孕后已经不挑食,什么都愿意吃,只是蓝蕴和说要去帮忙,被挡在门外了。

    “你陪书萌在客厅看会儿电视,这厨房小站两个人太挤。”

    蓝蕴和也不坚持,旋即坐下来,陶书萌看着蓝父一个人在厨房里忙碌,戳戳蓝蕴和劲瘦的腰问:“我们还是去帮一帮叔叔吧!一个人挺辛苦的。”

    蓝蕴和摇头,替她剥着坚果,头也没抬就说:“不用,他很开心,我们不要去打扰他。”

    陶书萌不甚明白,以为蓝蕴和糊弄她,但是……怎么会是糊弄呢。

    家里时常都是一个人,蓝蕴和虽已经尽可能的回来,可也待不了多久。

    蓝父眷恋这间房子,这里面有他全部的感情,所以不愿意离开,要说之前还有什么不放心,那无非就是蓝蕴和的事了。

    在蓝父看来,那几年里,蓝蕴和如同疯了一般,脑子里只有工作,工作量之大根本不把自己当人用,蓝父弄不清发生了什么,只知道他情绪坏的很,问过多次也不见他吐口。

    作为父亲,蓝父担心,他会一直这么消沉下去,直到有一次从他口中听到一个叫陶书萌的女孩子,还说她回来了。

    他眉目温柔的谈起这个人,蓝父当下觉得,他连唯一的不放心也不存在了,终于能够亲眼见到那位让他幸福的人,的确是位乖巧可人的孩子,他怎么会不高兴呢。

    午饭是家常的四菜一汤,有荤有素,看着既营养又可口,米饭里因为加了玉米碎,淡黄与白色伴在一起,又香又糯。

    “我第一次吃这样的米饭呢!”陶书萌觉得很神奇,眼睛亮亮的看着颜城说道。

    “你喜欢就好。”颜城见她吃的香也高兴,餐桌上因为有她,父亲一阵接着一阵的笑声很爽朗。

    许久不听他这么笑了,或许他该早早地把她带回来,这么一位小姑娘,谁见了都会喜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