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琵琶语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千千小说网 www.77xsw.net,最快更新赖上你是个意外最新章节!

    陶书荷太过偏执,一张口提起的就是这些事,陶书萌面不改色的站定,用宛如不认识她般的目光看她。

    她来了却不说话,陶书荷到底被她的眸光瞅得恼了,静静站起来:“你找我,是想炫耀说你赢了?”

    陶书荷咄咄相逼,言语间一派盛气凌人,陶书萌凝着她,眼中也迸出几分冷意,这一句话早早就应该问的,偏偏拖了这样久。

    “你当初那么对我,是有多恨我?”

    陶书萌自以为能将情绪控制的很好,可是短短几个字说出来,鼻翼间就仿佛被什么东西堵住了般,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陶书荷一向都是冰雪聪明的,她听过陶书萌的话并没有打算继续隐瞒的意思,反而十分轻松道:“你终于都知道了?”

    她回的随意,脸上还挂着畅快的笑,陶书萌避无可避的被刺痛,眼泪毫无征兆的跟着流下,再出声嗓音已是哑哑的。

    “原本我还可以当做你是被韩□□着,你深爱蕴和,没有办法不那么做,可是陶书荷,你真让我恶心。”

    话说到最后,书萌几乎是吼出来的,她情绪显得有些激动,清澈的眼波里恨意盈然,陶书荷的确厌极了她,可是此时此刻,她突然有兴致跟她说一说知心话。

    “我比你先认识蓝蕴和,我对他的感情,我以为你该知道的,可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你频繁地在我面前提起他,终于有一天还确立了关系,陶书萌——你怎么能说不是你抢了我的?”

    陶书荷一字一顿,语调决绝异常,她眉宇间的执着几乎已经疯魔,陶书萌看着眼前这个曾经熟悉的人,唯觉得不可救赎。

    ………

    从前的事情一旦说开,想要表达的便不是一句二句,陶书荷知道再糟糕也不过就是这样了,所幸骗了她这么些年,如今全都告诉她了也好,自己乐得轻松自在。

    “要说那时候恨你,倒不如说是在你走后的几年里更加恨你,我拍了你的视频,又告诉你是韩阿姨做的,其实并没有全然的把握。当初如果你肯自信一点儿,主动去问蓝蕴和,只怕我也得不了逞,所以你别怪我,是你自己的错。”

    “本来以为,只要你不在,他再喜欢怎么也能慢慢忘记,只要我能耐心等,可是后来我不得不承认,倘若他身边一直没有你,那也不会有任何人,所以你哪怕走了我都争不过你,陶书萌——我这才是真的恨你。”

    多年感受终于毫无保留的吐露出来,她犹自说完这么多,陶书萌已然没什么要问的了,她心头复杂情绪如水一般散开,只想立刻离开这间屋子,从此不愿再见到她。

    陶书萌也的确这么做了,在她转头的瞬间陶书荷恍恍惚惚一笑,接着就去提放在角落里的行李箱。

    她早该猜到,如果有一天陶书萌主动来找她,那就是她在这个家住不下去的日子将要到了。

    陶书萌去找书荷时将门反锁了,所以陶母陶父在客厅听到里头激烈的争吵时还特别紧张,想去问蓝蕴和,又觉得他大约不会说什么,到底作罢,只等陶书萌出来,浑身上上下下都是好好的,这才松了一口气。

    “你没事吧?怎么进去那么久?”同样紧张的还有蓝蕴和,一见她出来目光就上下打量,脸色很不好看,他真担心……担心陶书荷再一个情绪失控失手伤了她。

    “我没事。”陶书萌摇头,她双颊没有什么血色,显得有些虚弱。

    蓝蕴和看在眼底很心疼,眉峰也蹙的紧,他不假思索的去握她的手,掌心也是冰冰凉的。

    他担心起来不挑地方,陶书萌可没忘记眼前还有父亲母亲,轻轻抽了手回来,在二老的注视之下,她微微垂头喃喃开口:“爸妈,我有话要对你们坦白。”

    陶父还只当是亲生女儿抢了书荷的男朋友,虽然没有张口责怪,可他那般不理不睬,陶书萌很受伤,从小到大,这还是第一次。

    以前的事说来话长,陶书萌避重就轻的大致上描述了一遍,漏掉书荷对她做过的肮脏事,陶父陶母也算听的明白了。

    “对不起……”陶母突然之间说了这三个字,陶书萌吓了一跳,急忙站起来,手足无措的哭道:“妈妈你说什么呢。”

    她说着说着眼泪就成串成串的落,陶母自觉对不住眼睛也红了起来,就连陶父也是一脸内疚的样子。

    “以前忽略你了,你说有男朋友我也没过问,后来你说要出去也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只是你想就顺着你的意思,是我当母亲的忽略你了。”

    陶母到底是妇人,陶书萌又是她亲生的女儿,现在听着她从来不知道的这些事,只觉得心脏都被紧紧揪住了。

    两个孩子……竟这么苦,过了那么久还能在一起,她居然也是才知道。

    一团迷般的故事总算了解的清清楚楚,陶父虽然不说话心里也安慰不少,他就知道书萌不是那样的女孩子,总算没有让他失望。

    客厅里,陶母与陶书萌抱在一起细声细气地哭,蓝蕴和立在一旁眉头浅浅锁着,眼里装着眼泪汪汪的她,半天没有言语。

    陶母久不见陶书萌,谈话之后要求她留下来吃晚饭,陶书萌哪里会肯,她淡淡瞥了一眼陶书荷的卧室摇摇头。

    “改天吧,再晚了怕堵车,我跟蕴和就先回去了。”

    虽然这么说,陶母还是依依不舍,只是陶书萌的那一记眼神落在陶父眼里,他了然于胸,点点头说了陶书萌来后的第一句话。

    “天气不太好,路上小心些。”

    陶书萌原本已经走到玄关处,她听了这话猛然回过头来,视线与陶父对视了两眼,忽然宽心的一笑,点点头。

    “我知道了,爸爸。”

    他已经相信她,并且原谅她,虽然只有这一句话,可陶书萌就是知道。

    陶书荷是在书萌离开家的半小时后从房内出来的,她出来时身前还推着一个大箱子,一身正装打扮,脸上戴着墨镜,怎么看都是要出远门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