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琵琶语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千千小说网 www.77xsw.net,最快更新赖上你是个意外最新章节!

    蓝蕴和近来开车极稳,原因不过是车上载着她,她怀着他的孩子就在身侧,他不敢不稳重。

    车厢里很静,静到连呼吸声都听的清楚,蓝蕴和一路上几次看过去,都见她目光恍恍惚惚,仿佛不小心跌入了无望深渊般无助。

    蓝蕴和心上抽疼,癫狂的怒意只恨不得手刃了胆敢伤她的人,可是她那般求他,为什么。

    都市的夜晚万盏霓虹璀璨耀眼,偶尔映在车窗上更是华丽梦幻,陶书萌面无表情瞧着看着,灵魂仿佛抽离了,不言不语。

    她心事重重的这般明显,蓝蕴和是打定了主意要弄清楚的,只是不愿刺激她。

    陶书萌也一直都在失神,车子到了车库更是蓝蕴和亲自抱下去的,她倒不反抗,可倘若换做平日里,她断断不肯与他这般亲密。

    宴会上她并没有吃什么东西,眼下蓝蕴和将人放在沙发上便进了厨房,想来她如今也吃不下别的,他开火便做了白粥,最后加了一些鸡丝又放几颗红枣,倒也快。

    “先吃点东西,你现在的身体,不能不吃东西。”

    蓝蕴和虽然说着体贴的话,可语气上明显与平日里有所不同,陶书萌听到他的声音抬起头时,分明看出了他拼命隐忍着某些东西,她一阵恐慌,忙低垂下头。

    “我不想吃。”她赖在沙发上没有动,出口的话也是低低的。

    蓝蕴和站在餐桌前半响,也没有动作,互相僵持了良久他才端着粥碗来到她旁边,粥已经不烫了,口感温热,这时候吃正正好。

    蓝蕴和不声不响,只是蹲在她面前亲自喂她,陶书萌看到他的动作怔住,旋即眼眶就是一热,无数的复杂情绪蜂拥而至。

    “听话,多少吃一点。”蓝蕴和自然是心疼她的,她挽起的头发有些散了,甚至还有几缕贴在脸颊上,她侧脸上指痕宛然,红红肿肿,可想那一巴掌下去的力道。

    他这般说了,陶书萌也是柔顺的,可勉强吞咽了两口便摇摇头,脸上一片为难,蓝蕴和不忍再逼她,放下碗勺,张开手臂拥住她。

    蓝蕴和静静抱她半响,屏息深深去嗅她身上好闻的馨香,就这么安静的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张口打破这沉静。

    “告诉我,今天是谁,一五一十的说,不要瞒我。”

    他到底还是提出来了,陶书萌霎那一僵,蓝蕴和敏感的察觉到,不由疑惑更深。

    到了现在,蓝蕴和对今天和从前的事不是没有有怀疑的,他只是不敢相信,不敢相信那个女人当真自私到了这种地步,连他的幸福——他好不容易寻见的幸福,都要插手,所以他要陶书萌亲口告诉他。

    “没有谁。”陶书萌不会说谎,又不能坦言告之,她在回来的路上想了许多,如果她要保护这个孩子,那么离开蕴和,是唯一的方法。

    她分明隐瞒,连眼睛都不敢看他,蓝蕴和无法理解,她何以欺瞒他到这种地步,她拼命不提的人——究竟是谁。

    蓝蕴和犹自怀疑,并未发现陶书萌神情里若有所思,只见她半响后从沙发上站起来,语气是他从未见识过的决绝。

    “蕴和,我已经想好了,关于这个孩子,我不要他。”

    陶书萌竭力保持着自己声线平稳,那般残忍的话字字句句出口,她连脚下都是轻颤的,可蓝蕴和一听她的话,神情可谓是偏执若狂,哪里还能发现这些。

    “你说什么?”他的重心被轻易的转移,危险的凑近她,脸颊紧绷着,有呼之欲出的怒气。

    他这个样子,陶书萌并非丝毫不怕的,她下意识后退一步,却被猛地捉住了肩,他的声音低低咆哮在耳边:“把刚才的话收回去,我可以当做没听见,收回去!”

    蓝蕴和的反应过于激烈,陶书萌被他抓的生疼,脸上情不自禁的笑了,却十分讽刺。

    她有意冷淡,连说的话都格外无情。

    “蓝蕴和你别忘了,当初你答应过我的,如果我有一天不想要这个孩子,随时都可以走,你答应过的。”

    陶书萌边挣扎边将这些话说出来,可蓝蕴和早已怒的双眼通红,他自然记得,他自然没忘,可是他以为——她最终会舍不得,会妥协。

    “我反悔了,陶书萌,今天就让我明明白白的告诉你,我不可能放你走,我反悔了。”蓝蕴和回她的语气很轻,却危险至极。

    陶书萌被他那样的目光骇的不行,知道他已经被惹的勃然大怒失了理智,她很诧异,他当真这般在意吗?

    陶书萌正揣测着他的,望向他的目光里有着流转般的光芒,蓝蕴和跌了进去,只觉得目眩神迷,加上源源不绝的恨意,他不顾一切的吻上她,好像只有这样才能留住她。

    蓝蕴和吻的很急,他不顾陶书萌的挣扎半拖半抱到了卧室,双手摸索着她的衣服剥下,陶书萌被吓的喘不上气来,她在仅剩的清醒意识里告诉自己,绝对不可以,绝对不可以沦陷。

    “蕴和,算我求你。”

    陶书萌最终说了这句话,这是今天第二次,同样的话,求的是他,只是她那样淡的嗓音,仿佛呵一口气都要化成烟雾随之消散一般。

    蓝蕴和的唇舌正游移在陶书萌的颈项里,听了她的话嘎然停下,他抬起头直直看她,女孩子脸颊很红,眼睛含泪,如琉璃浸水,他满腔怒火只消那一眼便淡去不少,心头愠怒也逐渐消弭。

    “萌萌,别离开我,就在这里,跟我一起……”

    他又恢复了往日里的温情,言语间一片脉脉,陶书萌很动心,与他四目相对之时,她几乎就要点点头应下,可某一瞬里又猛地清醒过来。

    “不要这样,蕴和,我已不再喜欢你。”

    陶书萌不知这算不算是自作自受,她话落音的后一秒,就觉得颈子上传来剧痛,那样的尖锐像是被什么蛰了,一直传到心尖上,难以忍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