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琵琶语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千千小说网 www.77xsw.net,最快更新赖上你是个意外最新章节!

    蓝蕴和的步态优雅闲适,他目光柔情似水,只看着书萌一人,仿佛从始至终都没察觉到一旁的沈嘉年。

    “在茶餐厅一直等不到你,今天怎么这么晚,回家想吃点什么。”蓝蕴和对着书萌说话,他语调平常可话中的意思却不一般,这显然是说给沈嘉年听的。

    书萌不知道沈嘉年对她的心思,自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更何况自从她摔倒之后,蓝蕴和对她呵护备至,嘴上虽极少说过什么,可是一言一行她总归看在眼里的,倒也不认为这些均是刻意为之。

    “都可以。”她回的小声,指一指身边的沈嘉年解释:“出来的时候碰见以前老同学了,聊了两句。”

    书萌听不出蓝蕴和话中的故意,却已经认定她的手机是被他动了手脚,心中想着顿时生出了几分哭笑不得。

    蕴和……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幼稚了?上次还警告她要离沈嘉年远一点儿,两个人明明不是他以为的那种关系,毕竟他也知道,沈嘉年喜欢的人是书荷。

    明眼瞧着两个人的互动,沈嘉年的双脚就像被定了格,他迈不开步子到书萌身边,脑海中一片混乱,明明上次见面,他们形同陌路,仅仅这么短的时间,为什么有种一切都变了的感觉。

    沈嘉年心中五味杂陈却也不愿当着蓝蕴和的面问个清楚,他脸上挂着牵强的笑,内心疑惑不已,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喜欢的女孩子跟他道了别,上了蓝蕴和的车。

    他们……怎么可能会住在一起,书萌之前对蓝蕴和的态度,分明是避之不及。

    沈嘉年无法想的明白,他看着那辆车子渐行渐远,五指渐渐在空气中紧握成拳,他本有十成把握的,就算书萌依然忘不掉那个人,可他一直静心等着,总可以令她忘掉过去,只是他似乎晚了些什么。

    车里书萌不肯出声,她静静等着想看看蓝蕴和会不会对她解释什么,只是人家似乎很能沉得住气,宛若没那回事般,气定神闲。

    书萌等着等着就等不住了,她扭头看着身边的男人缓缓问道:“我手机无法接通沈嘉年的电话,是不是你给弄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没有权利这么限制我。”

    书萌说着心里面是有些不满与生气的,她觉得蓝蕴和居然不相信她,虽然两个人如今并不是什么亲密的关系,可是毕竟认识了这么久,他居然不信她。

    蓝蕴和也知道书萌会这么问,毫无意外,他两手握着方向盘目视前方,不咸不淡地开口:“你前两天身体不太好,我替你隔绝掉一些不重要的电话也是为你好,手机一直响个不停人能休息的好吗?”

    陶书萌可是从来没想过一本正经的蓝蕴和会说出这么一番不要脸的话来,明明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怪异心里,却偏偏把理由说的这么体贴入微,让她想生气都貌似找不到理由了?

    这绝对是她没有想到过的事情,书萌觉得新鲜的同时不由得想,她是不是把蓝蕴和看的太简单了,这个人压根没有她以为的那么正儿八经。

    回到家里,蓝蕴和照例去超市买了新鲜蔬菜煮饭,书萌如今深爱腹中的孩子,吃饭很乖没有丝毫挑食,只是这两天她愈发感觉到累了,饭后不久就到卧室睡下。

    蓝蕴和知道清醒时的书萌不肯让他靠近,所以每每都是等到她睡熟了才能进去看看她,那天在浴室里的一摔伤口有些深,蓝蕴和坐在床上慢慢卷起她的袖子查看伤口,虽然已经结痂,但当时的血水还凝在上面,一道道痕迹蔓延的很长,看起来颇为触目惊心。

    蓝蕴和瞧着瞧着眉头就紧紧锁起来,眸中的心疼很深切,他低头朝那些伤口处轻吹了吹气,拿过医院里开的药膏慢慢抹在上面,他手法很轻,生怕弄醒了睡着的人。

    上完药蓝蕴和还舍不得走,他手掌缓缓抚在书萌的脸上,一下又一下,万分眷恋那滑不留手的触感,他不知道自己在卧室中停留了多久,直到听见睡着的人嘴里依稀发出声声呓语。

    “蕴和……蕴和。”嘴唇翕动着,书萌闭着眼不太清晰地念着。

    凝神听清了是在唤自己的名字,蓝蕴和心头一震,手指也停在书萌的脸颊处不再动了,他以深暗的目光看她,良久良久才俯身在女孩子的额头上印下克制的一吻。

    这一吻落下后他贴在书萌的额头上半天没动,闭着的眼睫在轻轻颤动,仿佛包含了万千情愫开不了口。

    一闭眼就睡到了天明,书萌慵慵懒懒地支起身子,并不知道昨晚有人在她身边守了大半夜才走。她现在习惯一睁眼就先用手摸摸肚子,虽然没什么变化,可心理上却总觉得那个脆弱的生命经过这一夜又长大了,长大到能够感受到她的触摸,甚至听得懂她说的话?

    “你要好好长大。”拍着依然平平的小腹,书萌声音很低很低地说道,脸上映着令人心驰的温柔。

    一早用过营养丰富的早餐,蓝蕴和照例先送她去了娱报自己再去公司,只是在开车到娱报之前,平时他等书萌的那个茶餐厅门前俨然站着沈嘉年。

    经过昨天,蓝蕴和已知道沈嘉年早晚会找上书萌,说清楚也好,如今他们一起走又一起出现,想来他也该明白些什么了。

    “你的老同学似乎在等你,去看一看吧。”停下车,蓝蕴和慢慢说道。

    书萌也是经过蓝蕴和的提醒目光才往那个方向望去,看到果然是老同学沈嘉年,顿时心中奇怪不已,之前不还设置她的手机阻止她跟他见面吗?怎么今天这么主动。

    书萌再怎么样也终归是个单纯的人,哪里能理解一个男人这么峰回路转的心思,她一面不解一面点头,解了安全带就朝沈嘉年走去。

    所幸自己来的早,她有时间在餐厅内坐一坐,沈嘉年随意点了两杯咖啡就急急迁服务员离开,并不似往常那样在点餐方面询问她的意见。

    沈嘉年自然是应该心里着急的,他昨夜整晚未眠,今天更是一清早就等在这里,为的就是一个答案。

    “今天这么早就来找我,有什么事吗?”书萌问着伸手捏起圆润的白瓷杯子想要抿上一口,可杯缘沾了唇她又放下,记起自己是有身孕的人,碰不得咖啡这种东西。

    书萌的举动与心理沈嘉年并不曾察觉,他神色有几分晦暗,双目因整晚未眠显得有些血红,他定定看了书萌一阵子,瞧着她平常的神色,幽幽问:“你现在……跟蓝蕴和住在一起?”

    不料他张口会这么问,书萌意外,一时间也不知说些什么好,昨天虽被他撞见了,可是他不曾问,她倒也觉得没什么,如今这么郑重其事的说起来,还真的不好回答。

    她跟蓝蕴和的事在那个时候闹得人尽皆知,沈嘉年不会不知道,后来她跟沈嘉年再见面,她采访他,工作之外沈嘉年也提过蓝蕴和,那时候她还当蓝蕴和如陌生人般,可转眼这么短时间她已住进他的家,常人的确不能理解。

    “我……我现在是住在蕴和家里没错。”书萌低着头承认,没将自己怀孕的事透露出来。

    她直觉就是想要隐瞒,只是她回了话对面却没什么回应了,出于疑惑她抬头,却看见沈嘉年十分难看的脸色。

    那神情像是无法相信,阳光爱笑的唇也抿成了一条线,书萌没见过这样的沈嘉年,怯怯问他:“你怎么了。”

    她问的忧心,沈嘉年脸色却不缓和,只沉声说:“为什么?你们明明分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