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琵琶语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千千小说网 www.77xsw.net,最快更新赖上你是个意外最新章节!

    自从搬进蓝蕴和的家开始,书萌就该清楚的认识到一切都要改变的。

    临下班时,书萌站在窗前,忽然就瞥见楼下停着一辆十分眼熟的车,她心中顿时咯噔一下,在瞬间认出了车主是谁。

    书萌打心底不愿让外人知道两个人的关系,偏偏他这么扎眼的出现,书萌心里着急,不知该怎么通知楼下的人,紧急之间她突然想起昨夜里他曾拿过她的手机输入了什么。

    当初蓝蕴和的举止书萌看在眼里并没有过问,这一会儿她掏出手机翻着电话薄,蓝蕴和三个大字十分显赫地并列在上。

    不得不承认,在看到这三个字时,书萌着实松了一口气,她拿着电话去了茶水间,悄悄拨通号码,短暂的等待之后熟悉的嗓音很快便传到耳际。

    “你下班了?”那方蓝蕴和的声音柔软好听,书萌的心跳蓦然快了一拍,无意识般的轻摇了摇头。

    “没有。”她静静回,捏着电话不再出声,彼端也沉默,好半响后沉迷在蓝蕴和嗓音里的书萌才慢慢回了神,记起自己打这通电话的目的是什么。

    “我看到你已经来了,其实不用来接我的。”书萌慢之又慢地说道,突然间记忆就回到了很久以前。

    那时候两个人刚在一起不久,约定好要出去时她总是翘首期盼他可以来接她,总认为这样才有恋爱的样子,而现在他那么主动她却不敢接受了。

    “同事们并不知道我跟你的关系,你能不能到旁边的茶餐厅等我,下班后……我会去找你。”书萌定定说着,隐约间她觉得在这句话里的某个部分有些用词不当,可对方还没等她自己把这错误找出来,电话就挂断了。

    通话结束的突然又冷漠,跟打通之时简直是天壤之别,书萌直觉便是他不高兴了。

    蓝蕴和的情绪的确不佳,他坐在车里只感到一阵阵挫败,提前下班来接人还落不了好了?而在刚才,他真的很想问一句,他与她在她看来,究竟是什么关系?竟这么见不了光。

    书萌担心蓝蕴和不高兴不理会她的提议,紧张兮兮在窗前站了半响,看到那辆黑车缓缓挪动这才长吁了一口气,恰恰好在这个时候下班,她慢吞吞收拾着桌上的东西,竭力赶在最后一名。

    书萌姗姗来迟到茶餐厅时,蓝蕴和的对面已经点了一堆吃的,看那些饼干点心模样小巧精致,都是女孩子会喜欢的。

    蓝蕴和在翻着餐厅里的某一本杂志,感觉到身边来了人也不曾抬头,书萌看着他的脸色在对面坐下,伸手摸了一块曲奇饼干塞在嘴里,不动声色的嚼动。

    他不说话,她也沉默着,只是时不时的捏起一点儿吃的送进嘴里,气氛实在奇妙的不行。

    两人在茶餐厅里的静坐被书萌以一记响亮的饱嗝结束,那响声在安静的餐厅内显得突兀,书萌在听到这声音时脸也悄悄红了。她看到蓝蕴和抬起头瞧了她一眼,心中窘迫的更加厉害,深埋着头不知说什么好。

    陶书萌想打破这无言的尴尬,突然搁在桌子上的手被人拉住,她被动的被拽起来,仰头才发现蕴和不知何时已经离开座位到了她身边,旁若无人的拉着她的手。

    穿过餐厅内错落有致的桌椅,蓝蕴和一直拉着书萌到了车旁才松开她,他面无表情的打开车门让她进去,脸上神情说不出是喜是怒。

    对于刚才,书萌将蓝蕴和的举动理解为是她丢了脸,所以才离开的这么急匆匆,可事实上她吃每一块饼干,喝每一口茶蓝蕴和都一一留意着,听到她打了饱嗝就知道是吃饱了,既然已经吃饱,自然该回家的。

    在回去的路上书萌木然着一张脸,她那副痴呆不知所措的样子令蓝蕴和在心底无奈,强忍着停下车将人揉在怀里的冲动,蓝蕴和终于张口:“在娱报上班,每天都要出去跑新闻吗。”

    蓝蕴和的这番问话目的是让书萌安心,而事实上这也的确成功转换了她的注意力。

    “有时候需要,有时候不用。”书萌诚实道。

    本是随口问出来的话,可结果显然不令蓝蕴和满意,他听后蹙紧了眉。小姑娘有多么的粗心大意他比谁都清楚,如今又是这样的时期,让她一个人在外面跑来跑去的,总归有许多不放心,只是她还藏有心结,他实在不能够干涉太多。

    回到了小区,下车时书萌才发现后面的座位上有许多东西,一箱一箱一盒一盒,蓝蕴和仔细拿出来,将其中几个递给了她。

    书萌不知道是什么,她下意识接住,低头看了看上面的字,居然是胎心仪。

    大约是没有想到他居然会买来这个,顿时心中情绪除了讶异外就没旁的了,她微微张着嘴歪着头,蓝蕴和察觉后面的人没跟上来时回头看了看,一眼就瞧见她这副不设防的模样。

    书萌的这个神情太过熟悉,令蓝蕴和的心神一下子流落到很远之外,犹记得第一次在车上帮了她时,她昂头看他,就是这样的一副表情。

    那时的女孩子跟现在并没有相差很多,同样是黑色的长发,皮肤也白里透红的好看,甚至连季节都是在这个时候。

    蓝蕴和沉静想着,目光不自禁变得柔和,他失神地站在门前看几步之外同样失神的陶书萌,忽然间有了颇多感慨。

    “不进来吗?”瞧了她良久,蓝蕴和终于出声打破这片宁静,书萌听到声音抬起脸来,点点头跟上。

    自从进了房内,书萌就开始捣鼓那几盒胎心仪,功能想必都是一样的,她搁在大床上翻翻这个看看那个,不知该怎么下手,恰好蓝蕴和在这时进来。

    他并没有敲门,是进屋后书萌才看到他,她心里顿时紧张了些,坐直了身子抿抿唇,没话找话说道:“这些东西,要怎么用?真的可以听到心跳?”

    她问的小心翼翼又充满好奇,蓝蕴和也在床边坐下,他几不可察的点点头,示意书萌躺下。

    两个人之间明明不应该这么相处的,书萌了解了他的意思后不为所动,她双手环膝坐在床上,下巴搁在膝盖上,嘴里嗫嚅说:“不用了,我就是好奇而已,并没有太想听到。”

    书萌虽然这么说,可蓝蕴和却不理会,他买这些东西的用意本不在于听到心跳,只是希望通过这些东西能让书萌对腹中的孩子产生眷恋,从而舍不得他受到丝毫伤害。

    “躺下来。”蓝蕴和说话,声音轻却带着命令的意味儿,书萌心慌一时间找不到话开口拒绝,便随了他的愿。

    她平躺下来之后,蓝蕴和还拿了枕头将她的头垫高,书萌感觉到自己的针织衫被拉起来卷到肚子上,她的脸霎时便红了,手抓着身下床单很是不安。

    蓝蕴和做这些时心里本没有什么龌龊念头的,可白皙的皮肤暴、露在空气中,躺着的女孩子又绯红着一张脸,牙齿轻轻嗑在嘴唇上,他瞧着眼前的情景气息不自觉的就乱了。

    蓝蕴和机械地拿过耦合剂涂在书萌的皮肤上,他的指腹与书萌的皮肤接触,轻揉慢捻间就将两个人的记忆带入到那一晚。

    那天所发生的一切对书萌来说既真切又模糊,在初醒的那个瞬间,梦境与现实她有几分看不清楚,感觉到身上的疼痛后才明白了些什么,只是为时已晚。

    耦合剂在腹中停留已久,那湿凉的感觉让书萌较早的回过神来,她气息不稳地问:“涂好了吗?”

    女孩子怯怯地几个字令蓝蕴和清醒,不同的是他脸上一片正色,毫无窘迫的意味儿,正儿八经的拿过胎心仪一点点挪动测着,只是迟迟没有反应。

    蓝蕴和初开始以为是这台仪器不好,所幸换了一部,只是几盒全部拆开使用了,都没有反应,困境之下蓝蕴和不得不开了电脑,还躺在床上不允许乱动的书萌瞧着蓝蕴和认真的模样有些想笑,以前怎么不知道还有他不懂的东西?

    蓝蕴和在线找人询问了一番,摸清了原因,原来并不是仪器不好,只是孩子还太小,胎心仪探测不到,他将这些话原原本本转告书萌,女孩子点着头,眸中分明映着失望。

    虽然她坚持说自己还没有想好这个孩子的去留,可实则她心里也是不舍的吧?不然定不会有这样的心情。

    将腹部的耦合剂擦拭干净,蓝蕴和把人拉起来,床上散落的东西他也仔细装好了搁在一旁,暂时是用不到它们了。

    这么大的房子蓝蕴和平时一个人住很少开火做饭,可是现在书萌搬进来自然是不同了,他收拾好后去了一趟超市没有叫上书萌,独自买了不少时新蔬果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