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琵琶语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千千小说网 www.77xsw.net,最快更新赖上你是个意外最新章节!

    静谧的车厢里蓝蕴和认真开车,陶书萌撑着头望向窗外看风景,她不知道自己要被带去哪儿,望一望道路有些眼生,显然不是她常来的地方。

    车里安静,连音乐都没有,加上蓝蕴和开车开的极稳,慢慢陶书萌的眼皮便开始打架,她强忍住睡意睁开眼,不一会儿意识还是被瞌睡虫席卷。

    不知道车子开了多久,更不知道是何时停下地,书萌幽幽醒来时窗外天色已然黑了,她伸了个懒腰还有种不知身在何处的恍惚,所以在偏头看见旁边端坐着等她的蓝蕴和时,着实还吓了一跳,想了想才记起是下班后他来接的她。

    当着前男友的面睡的那样熟,书萌一个大姑娘家怎么着也不好意思了,摸摸睡的热乎乎地脸嘟嚷问道:“这是在哪儿。”

    有人难为情找话说,蓝蕴和则瞧着她一副低眉顺眼小媳妇状的神情有几分莞尔,话一出口自然也很温和:“餐厅,下车我们去吃饭。”

    中午时没吃好,一下班又坐了这么久的车,书萌当然是饿了,在听到‘吃’一字时,眼睛亮了亮。

    吃饭好,她最喜欢吃饭了。

    蓝蕴和所说的餐厅书萌下车后并未找到,跟着前面的人走了一段路后才发现原来餐厅是藏在弄堂里面的。

    餐厅的门面极不起眼,可进去后却是别有洞天。肃立的佛像,贴金的墙面,灯光摇曳,爵士缭绕,还弥漫着奇异的香气,是一家环境极好的泰国餐厅。

    书萌喜欢重口味的酸辣,加上如今她肚子又饿,这餐厅选的也算极对她的胃口,唯一的不对劲就是身边站着的人了,他……似乎不能吃辣吧。

    “确定是这家吗?我们没有走错。”书萌担心地扭头问道。

    “没有。”蓝蕴和肯定回,声音轻细地如缕缕清泉。

    室内灯光昏暗,气氛看上去有些暧昧,书萌得到了他的肯定点头,随后就选了一张她喜欢的榻榻米入座,尴尬地喝着水,心上却不合时宜的在想,打算要与他保持距离,却怎么总是一而再的相见,书荷若是知道,一定不高兴吧。

    陶书萌别有心思,泰国舞者在跟前晃着她也无心欣赏,服务生递来菜单,她没有翻开,倒是蓝蕴和一道道念出菜名。冬阴功汤,菠萝饭,咖喱炒蟹与饭后甜点椰香糕,她爱吃的一样不落。

    蓝蕴和那么清楚地记得她喜欢吃什么,书萌觉得不应该,两个人的关系如今这么敏感,还是不见面好,也省去她许多非分之想。

    餐点很快上来,被搁在晶亮地盘子里,形状摆盘亦是精致无比,书萌低头看着,难免失了阵神。

    从前在学校的那条街上,她第一次请他吃饭,感谢在公车上他的帮助,就是去了一家泰式餐厅,不过那餐厅极小却很温馨,价格公道口味也不错,那是她当时请得起最有档次的餐厅了。

    虽说目的是为了感谢他,但那顿饭前他们已是情侣关系,缠着百忙之中的蓝蕴和陪她去吃酸爽爽火辣辣地口感,餐点上来,她才得知原来他不能吃辣。

    蓝蕴和碰辣过敏,所以从餐厅出来以后,两个人就立即去了医院,为此她自责不已,这些年……倒也没再吃过泰国菜。

    过敏是体质原因,又是打出生就有的,自然不会轻易地好,可是书萌不了解直觉不妥当,慢慢问道:“你不能吃辣,没关系吗?”

    她还能记得她什么东西不能碰,蓝蕴和嘴上不说心里也是满足的,低声回复:“没关系,来之前服过药了。”

    蓝蕴和只是平平淡淡一句话,陶书萌听完却是猛然间低了头,眼泪在眼眶中打着转,心上一时间地情绪复杂无比,说不上是感动还是别的。

    他为了她这般迁就,可从前的事到头来终是她对不起他。

    陶书萌情绪频临失控,所幸也不再抬头,她一口口往嘴里送着酸辣汤,那辣味十足,她只觉得眼眶愈发沉了,虽还是竭力忍着,可眼皮一个眨动,晶莹地水珠便落入汤里,与之融为一体。

    这一餐饭吃的很安静,亏得餐厅内的音乐与热情地舞者没有让两个人尴尬,陶书萌也算成功地从饭前忍到了饭后,冬阴功汤滋味很正宗,可她食不知味。

    从餐厅内出来,弄堂里没有路灯,一时还适应不了黑暗的书萌站在原地不知该往哪儿走,她竭力睁大眼睛看,不由得在内心抱怨,环境这样好的餐厅门口却连盏照亮的灯都没有,这个念头刚刚升起,手心就是猛然一热。

    从手掌内传来地触感温热干燥,握着她的手力道拿捏的刚好,书萌在那个瞬间心头一跳,反应过来是谁以后,才狠心甩了甩胳膊,蓝蕴和并未松开,牵着她往前走。

    弄堂里是青石板路,深一脚浅一脚,书萌一边被动被拉着走一边挣扎着让其松开,两边都用着心自然走不好,一个踉跄往前趴去,身边的男人反应极其灵敏地将人抱住,退后了两步让书萌倚在弄堂的墙壁上。

    经过刚才书萌吓了一跳,她惊呼一声就觉得被人接住,紧接着一个转圈自己又被贴着放在墙边,背后传来的凹凸感让她极为不适,想挪动却发现身前的人揽着她的腰还未松开。

    突然之间的肢体接触令书萌手足无措,她双手举了举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好搁在胸前抵抗着拉开两个人的距离,但区区她两条胳膊的力量哪里足够抗衡蓝蕴和,黑暗里,她分明觉得自己耳畔边男性气息喷洒而下,蛊惑人心一般。

    “蕴和。”慌张间,书萌如从前一样的称呼他,那个声音落后,腰间猛然一紧,脸颊旁气息也更温热了。

    “你放开。”她接着说下半句,语气几近乞求。

    她的话到底令蓝蕴和心神皆震了震,脑海中轰然一响,胸前起伏越发急促,等着身前的女孩子,他脸上分明有着愠怒。

    在黑暗里待的久了,陶书萌隐隐约约能够看到一些影子,其中蓝蕴和的一双眼睛最为清晰,那里面像是蕴着火光,投向她时却又冷的慑人。

    保持了这样的姿势良久,而去餐厅的也只有这一条路,书萌心情晦涩地同时又担心有行人路过,可更多的却是如今他们的身份特殊,所以不得不出声提醒。

    “你现在是我姐姐的男朋友,我们之间……不应该这样。”

    这句话出口书萌已觉得自己拼命了全力,不知是否错觉,她分明瞧见了蓝蕴和在听到的同时咬肌紧了紧,瞪她半响,终于肯松开对她的禁锢。

    “你当真只是因为这个。”不同于用餐以前,这句话出来气息压地很低很沉,一如她初回来的时候。

    “只因为这个还不够吗?她虽然不是我亲姐姐,可这么多年,也是我们陶家的人了,属于她的那一份,我分毫都不会沾染。”陶书萌认真说着反问,心里却总觉得已有了背叛的意味儿,虽然她与他并不曾有过什么实质性的举动,可她所谓的背叛,应该是出自心理上的。

    关于这一句话,蓝蕴和到底没有回答,他沉默地在前面走,书萌在后面跟着,脚步却已不那么磕磕碰碰。

    上了车后蓝蕴和一路平稳地驶到书萌的小区楼下,陶书萌解开安全带道谢,车门打开双脚还未着地,就听身旁蓝蕴和再度说话,却是令书萌无论如何都听不懂的话。

    “我跟陶书荷,从来都不是你以为的那种关系。”

    下车的动作止住,陶书萌维持着那个姿势回头看他,眼中是吃惊无疑,可更多的则是不解,仿佛不相信他的话般,良久良久她才肯问:“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

    她那么震惊的样子看着他,仿佛很失望他的话,蓝蕴和瞧见后心中痛痒难分,以慢之又慢的语调对她说:“意思是我蓝蕴和到目前为止,只有过一个女朋友,你若好奇是谁,大可扪心自问。”

    解释字字句句都在耳边,书萌听闻不安地低头错开了视线,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顾不得平复情绪,像逃荒一样逃离了蓝蕴和的车子。

    蓝蕴和还坐在车里,眼看着那个女孩子听到真相一路飞奔上楼,他心中恍惚像被什么击中,从前的一些疑问隐约有了可辨的影子。

    那些年她突然要只身一人去北方,突然想离开他,他对此并非没有怀疑过,只是疑问都不如现在这般明了。

    这一夜蓝蕴和将车停在老旧的小区楼下停了许久,凌晨了才启动开走,而五楼房内,陶书萌更是听到动静后才摁亮了灯,她衣着完整的抱膝坐在床上,脸颊上清晰印着泪痕。

    从前总是不敢想蓝蕴和对她的种种举动出自什么,更是想到了也不敢对号入座,如今听他亲口说,她直觉恍如隔梦,不懂原因。

    他身边从不缺乏聪明优秀的女子,执着喜欢他的也并未只有她一个,甚至连书荷的感情,都比她要来的更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