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琵琶语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千千小说网 www.77xsw.net,最快更新赖上你是个意外最新章节!

    大约走了狗屎运,待陶书萌在网上查到冯主编所说的沈嘉年后,她认出网页上这个人就是她认识的那个沈嘉年,笑起来阳光,讲话如和煦春风一般的沈嘉年。

    虽然三年没有过联系,从前也说不上多熟,可到底是大学同学,正所谓人熟好办事,也许这次她不用偷偷摸摸,也能知道沈嘉年心中暗恋的对象到底是谁,要真能这样,可省了不少功夫。

    调查出沈嘉年目前落脚的地方,是s市数一数二的花园小区,沈嘉年住在小区的高层里,大清早的陶书萌就在小区门口堵人。老同学三年不见,又依稀记得从前的沈嘉年便好说话,今天怎么着也得给她个面子问几句不是?

    沈嘉年刚从外面回来不久,s市的媒体就已得到消息,各报记者这几天一个接一个的过来,他都称忙推掉。本以为有了其他报社的例子,从今往后就再无记者找上门来,看来他还是错了。

    沈嘉年像往常一样出门,车子刚开出小区,旁边就有一个身影扑过来,沈嘉年在刹那心里一咯噔,脚下已在那个瞬间踩下刹车,但依然有听到车前发出“砰”地一声。

    那个扑过来的人影已经没了,沈嘉年在车里坐定回了回神,好半响才下车,就见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孩子蜷缩在地上,她两手扶着腿,看不见样貌,但从地上掉落的相机来看,是记者无疑。

    “你没事吧?”沈嘉年蹲下身皱着眉头问,两手在书萌的膝盖处检查伤势。

    被沈嘉年的手按压着,陶书萌疼的龇牙咧嘴。她没想到沈嘉年的车会开的这么快,她怕误了这个机会才跑的快了点儿,谁知道她没刹住车,沈嘉年也没刹住车,于是两个人一起酿造了这惨剧。不过是为了工作,她付出的代价也太大了,腿上这么疼,会不会残废?会不会截肢?

    陶书萌从小怕疼,她不知道自己的伤严不严重,但是手腕上和腿上传来的疼痛感也足以让她白了一张脸,她拼命咬牙缓过那口气儿,不理会沈嘉年的问候,抱怨出声说道:“老同学,三年不见面,不必送给我这么大的礼吧?”

    陶书萌说着话依然没有抬起头来,沈嘉年听了她的话眉头蹙的更紧,正狐疑地打量她,书萌素净地一张小白脸就抬了起来,额头隐隐还有汗珠。

    “陶书萌?”沈嘉年惊讶出声,难怪听声音如此熟悉。

    陶书萌点点头,心里面想,原来老同学还记得她,怪难得的。

    眼看着书萌疼的连话也不想说,沈嘉年不敢耽误,打横将人抱了起来,而书萌虽然疼着也顾及男女有别,一双手抵在沈嘉年的胸前做着抗拒,可显然没什么用,疼痛感耗尽了她的力气,此时此刻她只想吞下一整瓶的止痛片。

    世间事就是这般巧妙,沈嘉年住的花园小区恰巧郑程也歇身在这里,他正要去公司,出了小区就瞧见地上躺着的姑娘家十分眼熟,再定晴一看,不正是蓝蕴和心心念念着的前女友嘛,怎么靠在另外一个男人怀里。郑程将车子短暂停下,光明正大地对着前面的两个人拍了张照,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当郑程吹着口哨进公司的时候,他已经迟到了近半个小时,今天本是有早会的,因为这半个小时,早会也开完了,蓝蕴和瞧见好友来,瞥了他一眼,说:“好歹公司有你一半,就不能多上点心。”

    这话这些年前前后后蓝蕴和不知说过多少遍,郑程早已经麻痹了,含笑道:“公司现在有你一个人出力就够了,我还等着哪天你结了婚有了孩子,两头忙不过来的时候我再接棒。”

    蓝蕴和听闻这话摇摇头,也不与他口头争辩,又接着忙碌手上的事,没对好友的迟到存在半分好奇,许是几年里类似的事太多了,他总没几个正经原因,就随他去吧。

    蓝蕴和盯着电脑上的股票k线图,再抬头时他发现郑程还未走,正一脸玩味儿地看着他笑,那表情明显是有话要说。蓝蕴和理解了他的意思,丢下眼前工作,双手交叉身子往靠椅后一仰,直接道:“有什么话就说。”

    终于等到他开口,郑程拉了张椅子坐下,兴致勃勃问道:“就不想知道今天早上我遇见谁了?”

    “没兴趣。”蓝蕴和想也不想就一句话回过去,他回的斩钉截铁,让郑程觉得有几分没意思,继而又说道:“我保证你不问清楚会后悔。”

    郑程给蓝蕴和提着醒,而相交多年,蓝蕴和也十分了解好友的性子,但凡是他想要你张口问的事,你若逆道而行,那他必定不会轻易地走。

    “请问你今早上遇见谁了。”即是知道郑程是这样的性子,蓝蕴和也不跟他耗着了,满足他张口问道,只是语气有些漫不经心。

    郑程如愿以偿后低声一笑,从口袋里摸出今早上拍到的照片放在好友眼前,他不意外地瞧着好友的表情从漫不经心一步步转换成浓眉紧蹙,紧接着又问:“怎么样,这件事不知道我们蓝总有没有兴趣。”

    郑程试探着,还想再说调侃地话,就被蓝蕴和沉声打断:“她现在在哪里儿。”

    蓝蕴和说着已经站了起来,他的反应与刚才判若两人,郑程看着好友着急的样子觉得久违亦觉得新鲜,安抚说道:“你别担心,我私下里问过医生,她并没有伤筋动骨,手上和腿上的血痕均为擦伤……。”

    “我问你她在哪里儿。”等不及听郑程说完这些话,蓝蕴和重复又问了一句,语气里有无法掩饰的着急。

    “s大的附属医院。”瞧他火急火燎的样子,郑程说出医院地址,只是他话音方落,那边蓝蕴和已抓起桌上的钥匙举步离去,他走的快,只差没有跑起来。

    是谁在不久之前说要对公司负责的?现在无故旷工的又是谁?郑程想着好友刚才的话笑出了声,感情呦,真可叫一个人的理智荡然无存了。

    s大的附属医院里,陶书萌还在跟医生纠缠,她打出生起就怕疼,现在虽说没有伤筋动骨,可全身多处擦伤,那加起来的疼痛感不亚于一场手术了。

    “医生,不给吃止痛片那给我打针麻醉剂也行啊。”陶书萌拉着年过半百的老医生不松手,倒让肇事者沈嘉年站在一旁哭笑不得,怎么从前没发现她这么有趣。

    止痛和麻醉皆是能不要就不要的,对身体没什么益处,沈嘉年眼看着老医生动容,忙上前扯开了陶书萌的手,老医生在这时加快脚步离开,出了门还能听到病房内书萌鬼哭狼嚎般的请求。

    “书萌,止痛片有副作用,对身体不好,忍一忍等伤口结痂就会好了。”沈嘉年作为肇事者耐心地劝,心里面有几分愧疚。虽然及时刹车了,但还是挡不住事故的造成,可想而知如果当时他的反应再慢一点儿,又会出现什么事,恐怕到那个时候,不论止痛片还是麻醉剂,都不得不用了。

    陶书萌眼瞧着医生无情的走开就死心了,她安静下来,慢慢地也没觉得有多痛了,倒是沈嘉年一直给她道歉,弄得还怪不好意思的,说白了今天都是她胡乱劫车惹出的祸呢。

    “你可千万别向我道歉,本来我只是想拦住你,没想到跑太快一下子冲到你车前了,是不是把你吓了一跳啊。”陶书萌难为情地问着,同时检查着自己相机,还好没有摔坏。

    “并没有,今天的事是我的责任,你安心在医院住下,我会负责你的伤势直到你健康出院。”几年不见,沈嘉年说话还是一贯的随和,他的笑容依然阳光,让人觉得亲切可以信任。

    “不用不用。”陶书萌摇着头,是绝不能接受这个的,欠蓝蕴和的就已还不清了,又怎么还能再欠别人的。

    她很坚持,沈嘉年也不在这时再讨论这个,想着私下里他解决就行,不必征求她的意见,可见她一直摆弄着相机,这才把话题转到正事上来。

    “你带着相机在小区门前堵我,老实说,对我有什么念头?”

    沈嘉年说话幽默,让书萌放松了许多,她傻傻一笑,回道:“哪里有什么念头,还不是我们主编让我过来挖你的独家消息,怎么样老同学,配不配和啊。”

    把人都撞了还能不配合吗。沈嘉年点点头笑着,听陶书萌说着自己的报社,突然记起来在回来时他意外看到一篇关于蓝蕴和的采访,也是娱报周刊发布出来的。沈嘉年想着从前陶书萌与蓝蕴和的关系,那个采访多半也是她做的吧。

    沈嘉年自顾自的猜想着,病房里安静了下来,他琢磨完再度出声,话题主角已然换了人。

    “书萌,蓝蕴和的那篇专访也是你承担的吧?”

    不想他会这么问,不是听说刚回来不久吗?竟然也知道那个采访,可是既然他知道了,陶书萌也没打算瞒着。

    “是,是我。”

    话题扯上了他,陶书萌总显得有几分心事重重。从前她不舒服进医院,他都陪在身边,虽没有温柔的一言半语,可只是陪着,也能让人心里暖和。从前,她从不需要止痛片或者麻醉剂,大约是身边有他。

    沈嘉年看人无数,自然一眼就能瞧出陶书萌的心事,而俗语讲说曹操曹操到,在这里竟也呈现了。

    病房内,陶书萌正因为蓝蕴和而心里难受着,那边病房门便突然被打开,动静之大将书萌惊了一下,而抬起头看见站在门前的人后,她更加楞然,他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室内一时间鸦雀无声,沈嘉年瞧着他们四目相对没有言语,静悄悄从一旁出去,屋内两个人还相望着,不同的是蓝蕴和在观察书萌的伤势,书萌则在确认眼前这个人是否真实。

    当真会有那么好的事吗?她正在心里想他,转眼间下一秒,他便来了。

    许是疼痛令人脆弱许多,看着蓝蕴和,见他没有消失,陶书萌渐渐相信面前的人是真的,紧跟着也就泪眼朦胧。那眼泪将落未落地在眼圈里打转,看着格外惹人心怜,书萌红着眼睛,蓝蕴和一步步上前到她身边,以极轻极慢地语调问:“是不是伤口疼了。”

    她怕疼,他一直都知道,现在看她那样望着自己,心更是被这种神情瞅的软了,连目光都不自禁地温柔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