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琵琶语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千千小说网 www.77xsw.net,最快更新赖上你是个意外最新章节!

    不就是男厕所,她说的倒轻松,连那种地方都能成为她的藏身之处,到底应该说她敬业还是没脑子。

    “以后注意点儿,别再选择在那种场合下拍照了。”蓝蕴和严肃说完,又打量般的看了一眼她的男装。通体黑色,的确是极低调的服装,只是她肤色白皙,身材又格外娇小,即便穿了男装,也总差了几分意思,任凭是谁看,都会觉得奇怪。

    对于蓝蕴和的嘱咐,陶书萌垂着头不知道作何答复。听他的嘛,从前这样的例子在b市时多了去了,虽然发生过几次意外,可在她看来,那些意外均比不上今晚。而不听他的,他又说的那么认真,仿佛真若不依了他会怎样似的,事实上,她有何理由听他的。

    “没关系,我熟能生巧,那样的地方对我来说太熟悉了,自从进入这一行,几年里没少进去过,相对应成果也是很大的。”陶书萌一边无所谓地说一边耸着肩,在听与不听中她还是选择了反面。

    “成果再大你一个女孩子也不该去那种地方。”听过她的话,蓝蕴和几乎是立即接口道,他的语调稍稍高了些,书萌没想到他会有这样大的反应,心里面惊了惊,站在原地望着他,突然心中涌上许许多多的委屈来。

    夜风有些凉,而河堤边上的夜景好,晚上有不少玩客在这边晃动,导致周围乱糟糟的。与之相反,两人之间却因蓝蕴和的话尤其安静了,晚风将陶书萌额前的刘海吹起来,那一双明亮带水的眼睛就格外清楚,她用那样失神的目光看他,蓝蕴和不是没有自责的。

    湖边风大,吹乱了陶书萌的衣衫,她情不自禁地瑟缩了下,被蓝蕴和看在眼里,脱下了自己的大衣披在她身上,总算打破了两人间的尴尬。

    旧情人见面总是无话可说,在河堤旁站了许久,吹够了风,冷静了头脑,蓝蕴和这才张口要送她回去。

    蓝蕴和的车就停在河堤酒店,走过去倒是极快。他自己做的决定,陶书萌也不好扫他的面子,更加上现在的时间点不好打车,就默认了,可直到上了车的那一刻,她才突然记起来,自己已经从家里搬出来了。

    “我现在不住家里,住在娱报附近的小区。”怕他往反方向开,陶书萌着急说话。

    “我知道。”蓝蕴和一边开着车一边回复,视线始终望着前面。

    他知道?他又怎么会知道?陶书萌很奇怪,她在心里琢磨着,自己的住址除了父母知道外就是陶书荷,可父母没见过他不可能是父母说的,至于姐姐,她喜欢他,自然更不可能告诉他。

    两者都否决了,还能是因为什么,难道他还调查她不成?只是调查也要有个理由,两个人早不是从前那种关系。这么分析着,陶书萌突然发现这个猜测比是姐姐告知的设想更加离谱。

    这一问题陶书萌还低着头未想明白,车子就突然停下,已经到了吗?陶书萌抬头,入眼却是人潮拥挤的超市入口。

    停在超市这种地方,陶书萌只以为是蓝蕴和要买东西,便下来跟着,到了里面才发现他拿的东西几乎都是她爱吃的。

    陶书萌不敢自作多情以为这些零食都是买给她的,便故意问:“这些糖果和巧克力都很甜的,你不是不喜欢吃甜?”

    蓝蕴和推着购物车走在前面,听到后面人的话,他的脚步停顿了一秒,嘴角勾了一抹弧度出来,既是苦笑又是欣慰,他不喜欢吃甜的,难为她还记得。

    “这些是买给你的,你低血糖,记得随身带些。”蓝蕴和轻声说话,许是因为她的记性,他出声竟也比之前温柔了许多。

    当真是买给她的,陶书萌抿着唇,手足无措,她是低血糖,原来他还记得,就如同她记得他不爱吃甜食一样,只是这样的关心放在如今他们这种关系上,难免突兀。

    不能阻止他把购物车里的东西再放回货架上,那阻止他少买一点也是好的。

    “那个,我住在五楼,小区老旧没有电梯,还是少买点吧。”

    陶书萌弱弱地说着话,在后面亦步亦趋地跟着,蓝蕴和没有回头,只是又回了一句:“我知道。”

    又是他知道,他什么都知道,陶书萌无语望苍天,很想放下尴尬问一问两人现在究竟属于什么关系。

    在零食去逛完,蓝蕴和推着购物车又去了水果区,他专挑个大汁多的买,陶书萌眼瞧着车筐里的东西越来越满越来越满,不由得怀疑前男友这不是在关心她,而是在整她。

    要把这些东西全提上五楼,恐怕她明早连碗都端不起来,原来新潮报复前女友的方式是这样的,陶书萌在心底搞笑地想。

    购物车终于在蓝蕴和坚持不懈的努力下塞成小山状,陶书萌跟着去收银台,想着买这么多东西怎么着也不能让蓝蕴和付钱不是,只是手一摸衣兜,才想起今天是来拍大明星猛料的,衣兜里除了有张交通卡外啥也没有。于是乎,带着一种懊悔地心情,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蓝蕴和付完了钱。

    零食加上水果蔬菜,足足四大提,陶书萌急的上前去分担两提,却被蓝蕴和拦下,只见他一手拎起两提,面不改色身板挺地笔直。

    这样一位气质容貌俱佳的男人在超市里拿这么多东西,反观身后那位穿着男士大衣的姑娘家却是两手空空,这种情景不论落在谁的眼里都是男朋友与女朋友嘛,于是超市里就有了一对对情侣在心底发出这样的感慨。

    男人们普遍这样想,长的这么帅却是个劳碌命,不如自己潇洒,都市精英一秒钟变身家庭煮夫。

    女人们通常那样想,身材挺拔,小臂看起来也很有力道,长的更是俊如雕刻,又这样懂得体贴女伴,真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好男人!

    那四提食物加起来的重量不轻,陶书萌一而再地希望自己拎一些,哪怕是拎一包呢,可回回被蓝蕴和拒绝,她承认自己看着心疼了,好在车就停在超市外,并不远。

    将东西放好上了车,坐在车里陶书萌酝酿着说话:“到家里我会把钱还给你的。”

    她一字一句说着承诺,蓝蕴和在这时启动车子,神色间猛然一暗,像是想到了什么,慢了半响才听他说:“不必,从前欠我的,你至今都还未还我。”

    蓝蕴和没将是什么事清楚地说出来,陶书萌初听也未记起,只待她想了想,才恍然大悟道:“原来你说的是那件事,原来你还没忘。”

    怎么会忘,蓝蕴和无声笑了笑,出口的语调平到不起一丝波澜:“不仅没忘,我还会记一辈子。”

    陶书萌迟钝,听不出蓝蕴和话的弦外之音,只是犹自在心中郁闷,为了一块钱记她一辈子,他还真是小心眼的人,不过回想那一次,究竟是怎么发生的呢。

    时间是五年之前,她从学校回家,上了公交刷卡时,才发现自己拿错了公交卡,而恰恰当时的她除了卡以外没有别的钱,同今天的情况一样。那时车已开动,她正打算让司机停车,耳边就听“滴”地一声,已有人将她的钱付了。

    当时的她充满感激的抬头,不想入目竟是那么出色的人。眉很黑,眼睛很有神,鼻梁挺直,轮廓分明。那时的她每天看小说,总觉得书上形容一名男子如何如何俊朗,如何如何剑眉星目气质偏偏她总不愿意信的,可直到亲眼见了他,她才觉得原来所言不假,竟真有这么好看的人。

    回忆过去,总是历历在目,仿佛这些还刚发生在昨天一般,可不想却是转眼五年了,时间过的这么快,她竟有一个瞬间觉得自己是不是了,如今想着这些,总有一种回首已是百年身的恍惚。

    蓝蕴和开车开的慢,陶书萌回到小区的时间竟比平时自己乘公交来的两倍还要多。小区已经有些年代了,虽是深夜,可借着园里的路灯还能瞧见白色的墙板上灰黑斑驳,树木植物经过这么多年未经修剪已是郁郁葱葱格外庞大,白天瞧着倒也还好,一旦到了晚上,总显得有几分阴沉的气息。

    陶书萌已经很久没有说过话了,她从过往的记忆里回过神来时车已开到了小区门口,紧接着进来就直往她住的那一栋楼逼去,看来他真的知道她的住址,连在哪栋楼都弄得清清楚楚,而这些,她分明连家人都不曾告知。

    陶书萌不想承认他调查了她,可事到如今事情真相昭然若揭,倒让她不得不承认了。

    解开安全带,陶书萌吁了一口气下车,车门关上之前,她道谢:“谢谢你送我回来,请你等一下,我上去拿钱给你。”

    陶书萌话语间有刻意的客气,她执意想要控制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却没想到她下车后蓝蕴和也跟着下来了,打开了后备箱,他依然是一手拎过两包购物袋,笔直的朝楼梯口走去。

    他不声不响的举动总让陶书萌愕然,意识到他想要干什么,陶书萌慌忙地拦在前面,咽了咽口水说道:“我来拿就行了,请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

    她固执的坚持,蓝蕴和也很大方的把东西交到她摊开的手上,四包东西的重量不容小觑,在蓝蕴和手松开的刹那,四包食物均同时落在地上,就连陶书萌也跟着趔趄了一下。很显然,她根本不是这些食物的对手。

    “你拿不动,再说不是要还我钱吗?我便上去,也免得你再跑一趟。”蓝蕴和平静地说完话已先在前面开了路,于是陶书萌再一次眼睁睁地,看着蓝蕴和轻轻松松提着东西,一路上了楼梯,而她欲哭无泪地跟在后面,不禁想,他是不是故意的?故意选一些重的东西买,只是为什么呢?就为了送她上楼,看看她的蜗居?

    联想到这里陶书萌就猛然打住了,她不敢再接着深思,只怕思考出来的答案会让她在夜晚辗转难眠,只是觉得这是最后一次了,最后一次跟他打交道,往后再不会有像今晚这么巧合的事,她在酒店拍照片,他在酒店参加商演,以后再也不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