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琵琶语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千千小说网 www.77xsw.net,最快更新赖上你是个意外最新章节!

    因陶书荷在家,陶书萌觉得共处一室不自在,所幸在回来的第二天便去找了工作,她在b市有不错的工作经验,简历投出去要收到回应倒也不难。

    新工作是在娱报,至于工作任务她再清楚不过,读书时她便小道消息灵通,那时有个人还曾一脸无奈地说:“陶书萌,我自己的流言自己都没听说,你又是怎么知道的,我们甚至不是同校,你倒很有做小报记者的潜力。”

    当年他一句不经意的玩笑话,倒真让毕了业的她做起这一行,说起来应该要感谢他。

    “怎么刚回来也不趁这机会休息休息,着急找什么工作?”陶母知道女儿的决定后有些不满,刚回来,应该好好玩玩才是。

    “娱报刚好有个空缺,晚些时候哪儿还轮的到我。”书萌说着,像是突然想起一件事般,顿了顿又开口:“娱报离家有些远,所以我想在公司附近租间房子,平时就不回来了。”

    女儿三年不在家,一回来又要搬出去,还是不能每天看着摸着,这跟在外面又有何区别,这条件陶母不能接受,拉着陶书萌坐下来劝。

    “就这么搬出去你放心吗?万一你爸爸在家有个三长两短,万一我也想不开喝药上吊,你不就成了没娘的孩子?如果你出去住是因为担心路程远上班迟到,那我让你爸爸每天去送你。”

    陶母说的认真,陶书萌担心事情就这样定下来,连忙急着反驳:“我都多大的人了,再说每周都会回来,还有妈别再说什么不吉利的话了,你看爸爸红光满面精神抖擞,哪里有什么事。”

    陶书萌坚持,陶母苦头婆心也不能违拗其心意,就算心有不舍,也只能勉强点头了。

    新的工作环境很舒适,大约报社里都是爱八卦的人,气氛也就格外活跃些。

    柳应蓉是一个月前来的新人,因为跟书萌年纪相仿,所以也最谈的来,聊开后柳应蓉好奇问:“萌萌,你应聘时,主编有没有问过你一个问题。”

    她叫的很亲热,跟父母对自己的称呼一样,陶书萌听了心中也觉亲切,笑问:“什么啊。”

    “你能够为拿到新闻付出到什么地步。”柳应蓉模仿着主编的语气。

    竟是这个,看来不止问过自己了,陶书萌在心中想着,清了清嗓子,话出口一如那日应聘时的铿锵有力。

    “我愿为了抢新闻,抛头颅,洒热血!”

    柳应蓉大约没想到陶书萌会这样说,怔了片刻大笑,嘴里重复着:“人如其名,你也太呆萌了吧。”

    ……

    娱报在娱乐新闻界的地位举足轻重,其根本原因跟记者队的敬业脱不开关系。不论是偷拍,还是采访,大红大紫的明星还是商业界名人,总能挖到独门消息,而陶书萌刚进娱报不过三天,就有个好差事落到了她身上。

    娱报的主编是个精明人,从看到陶书萌简历的那天起,就调查了她的身份,果然不出所料,与陶书荷是姐妹关系,且加上陶书萌本就资历不错,录用是必然之举。

    陶书荷虽是美女作家,身上却没什么新闻可挖,可蓝蕴和有,青年才俊,又刚传出有女朋友。这件事蓝蕴和本人虽未亲口承认,但有记者拍到他与陶书荷用餐的照片,想来这消息不是空穴来风。

    外界一直盛传蓝蕴和不喜抛头露面,更不愿接受任何形式的采访,如今让陶书萌接这个任务,为着女朋友的面子,蓝蕴和也该将这采访应下来。

    主编的如意算盘打的是不错,可书萌听完一席话后却全然的傻了,她回过神后第一个反应便是频频摆手:“不不主编,我刚到娱报,还有很多事不清楚,不能接这么重要的任务,还请主编换一个人吧。”

    陶书萌的抗拒连考虑都不曾考虑,这倒让冯主编不理解了,多么好的机会,这个采访能拿下来,立即就能转正,再说将来有可能都是一家人,并不算难事。

    “书萌,你可要考虑清楚了,实话说吧,我已知道你跟蓝蕴和女朋友的关系,如果你是因担心采访问题太过敏感,会影响蓝蕴和与你姐姐之间感情的话,那么我可以替你保证,这个任务并不为难你。”

    冯主编是老江湖了,一句接着一句,说的陶书萌根本接不上话来。虽是百般的不情愿,可到最后还是拿着采访稿子从主编办公室里出来,若她不认识蓝蕴和,这个采访倒真不难为她。

    陶书萌对有关于蓝蕴和的一切都不曾打听过,自然也不知他如今的成就,虽然从前他还在校时,已是商界里有些名气的人,但今时今日,她竟更得仰望着才能看到他了。

    早应该猜到的,他那样优秀,岂是泛泛之辈。

    “股票投资公司,合伙人郑程。”陶书萌默默念着稿子上蓝蕴和的资料,嘴角不自觉就泛起一抹笑意,可她自己却不知,更没发觉虽已与他没有任何关系,可见他现在这样成功,心中是开心甚至崇拜的。

    冯主编交代的采访问题的确不敏感,可能就如她自己所说,蓝蕴和一向不愿接受采访,更担心问了什么逾越的问题从而得罪了他。

    夜晚,陶书萌躺在公寓里的小床上辗转难眠,明月当照,她手里还握着那如同是烫手山芋般的采访稿子。

    真要以这种形式再跟他见面吗?怎么感觉陌生的很呢,或者说,他知道了记者是她,根本不会答应。

    ………

    公司里,蓝蕴和刚挂上电话,男助理小张就推门进来在办公桌前站定,不过却不是汇报蓝蕴和的行程。

    “蓝总,娱报的记者打电话来,想要逾越您的时间进行一次十分钟的采访。”

    小张的话说完,蓝蕴和审视文件的专注不变,只待他在文件上签了字,这才抬起头来,浓眉蹙地很紧。

    “不是说过,采访一律不接。”

    蓝蕴和的话很平顺,可蹙起的眉头已代表不满,小张闻言点头,以往这样的电话的确过滤了,可是这次特殊,他不好擅自拿主意。

    “蓝总,来电的记者声称是陶书荷的妹妹。”

    “啪。”在小张话音方落的同时,蓝蕴和手上的文件也落了,四散而下掉在地上。

    蓝蕴和极少有这失误的时候,助理小张闻声看去,以为是自己说错什么,仔细一想记起来,陶小姐与蓝总熟识已久,哪里听过陶小姐有什么妹妹,定是那些报社着急了,才出的这主意。

    小张犹自追究是自己没查明白,那边蓝蕴和已心神清醒,他缓缓坐下,地上的文件未捡起,却先问:“那个记者说,自己是陶书荷的妹妹?”

    蓝蕴和问的一字一顿,认真非常,小张有些疑惑不解,只点点头:“电话里的确这么说。”

    得到确认,蓝蕴和沉思更深,小张一直得不到蓝蕴和的回复不敢走,他安静站着,良久才得到一句话。

    “去安排时间,我接受这个采访。”

    蓝蕴和的话很轻,他说的时候视线不晓得在看向哪里,小张虽奇怪可也想的明白,想来那女记者没有骗人,她当真是陶小姐的妹妹。

    娱报办公室,书萌已守在电话旁很长时间,她没有把握蓝蕴和会答应这次采访,事实上她有勇气把电话打到他公司去,也是确信了他不会答应才这么做,可是收到的回应,却又是另外一回事。

    “你说什么?你们蓝总……同意采访?”接到电话的陶书萌愕然。

    “是,我们蓝总同意。”

    “你是不是听错了,你再问问。”陶书萌不相信,这又怎么可能,他怪她,怎会愿意帮她。

    电话那端,小张被陶书萌的态度弄糊涂了,怎么这位小姐很奇怪,他说的结果,似乎令她很失望?

    由于小张的一再重申,陶书萌不得不信,事情就这么拍板定下了,那这采访……要怎么做。

    对方给的时间是两天之后的下午,陶书萌掰着手指计算每分每秒,时间还是一点一滴地到了,她硬着头皮依约过去,还是从前的那栋楼,几年前她曾进出自由,如今站在这门外,竟感觉这么陌生了。

    进了大厅,陶书萌说明来意,前台小姐领她进去。有个人在前面带路,陶书萌想着不禁觉得好笑,记得以前她说,这栋楼即便闭着眼睛她都能分辨的出哪儿是哪儿,如今三年不踏足,再进来已需要有人引路了。

    他还是在那间办公室,连摆设都不曾发生过变化,陶书萌在第一步踏进去时便发现,顿时不知是怎的,眼前朦胧湿润一片,好像在瞬间回到了那时候。

    她情不自禁的陷入往昔,又很快回过神来,抬头对上蓝蕴和的眼睛,很快发现,这三年他并非没变,眉宇之间的果敢冷淡更比从前,西装革履加身,更不宜亲近,望着她的眼神肃杀锋利,足以证明对她的敌意。

    “陶小姐,请坐。”

    一声清冷疏离的客气言语唤回了陶书萌,她愣愣点头,一脸呆滞,慢慢落坐在他面前。

    采访开始,她问他答,倒很顺畅,两人之间没有除工作以外的交流,本以为可以这么平静的结束工作,念到最后陶书萌才发现,在原来的采访稿子下,冯主编又为她加了两条问答。

    前面的问答皆跟工作有关,只有新加上的这两条属于情感问题,陶书萌嗫嚅着不知该不该问,进退两难。

    初恋在什么时候?

    初恋可是陶书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