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杀破狼!

先飞看刀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千千小说网 www.77xsw.net,最快更新遁界最新章节!

    虎啸出现的那一刻,趴在天台上的,代号“叶子”的女人,正在不安与绝望中,往储木场的方向远眺。

    矮壮神秘人藏入了仓库,铁狼子弹不要钱般往仓库里冲击,带出两条移动的火蛇,陡然间,充满了威严与愤怒的吼声从仓库内响起,仿佛整个仓库都在震动,吼声往四面八方扩散,不知从何而来的狂风在夜空中卷荡。被重机枪扫射,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枪眼的、疮痍的墙面,突然间破碎和倒塌,石块和木箱幽若爆发的火山往铁狼的方向喷薄。密密麻麻的雷电密密麻麻的交错在一起,编织成硕大的猛虎冲出崩开的墙体,以抛飞的各种杂物为背景冲向了铁狼。

    猛虎是白色的,也许白的并不是虎身,而是它发散出来的刺眼的强光。雷火霹雳,电火冲腾,神威如狱,白虎猖狂!以风一般的速度往狼人冲去的白色猛虎犹如天神,这一刻,连铁狼也被吓到。左右手的重机枪一如飞舞的两条火蛇,疯狂的咬向猛虎,然而子弹打在象征着上古四大神兽的白虎身上,就像是打入了狂暴的龙卷风中,那震动大地的虎啸竟然是风中雷鸣电闪的聚合,冲入白色强光与狂暴旋风中的、密集的子∫□,弹竟然就这样被它们吞噬。

    斜上方涌起神秘的波动,水火一般互不相容的两团能量在卷荡。心知不好的铁狼立刻抬高了重机枪,然而那震动以极快的速度轰在了他的狼颈上,从狼颈的左右两侧冲了进去,犹如磁场的两极引起了冲击下各种事物的偏转,颈椎、血管、筋脉、气管……

    白色的猛虎在重机枪子弹强力的扫射下,猖狂了一瞬就快速消散,天空中有什么东西在翻腾。刷刷两下,细长的钢绳缠上了巨型狼人的脖子,肩膀上传来重压,窒息感、麻痹感、无力感、仿佛有洪流冲入大脑却怎么也无法发泄的燥热感。

    远处的叶子,看到矮壮的神秘人双脚踩在铁狼的后肩,整个整体弯成弓型,两只手紧紧拽着装车卸货用的钢绳,这种钢绳,每一根都是用十几条钢丝拧成麻花状,韧性极强,就算是二三十吨重的集装箱也能够吊起。钢绳从铁狼凸出的狼嘴下,缠了两圈,死死的陷入了皮肉中。矮壮的神秘人就这样悬空在铁狼的后上方,蹬着狼人的肩膀用尽全力扯拽钢绳。

    狼人摇晃,走动,试图举起机枪往脑后扫射,然而四肢却是怎么也无法调和。利用白虎的遮蔽和诱敌,神秘人以他那神秘的太极手法给了狼人颈部狠狠一下,但凡哺乳动物,颈部都是大脑与身体各个部位连通的要地,筋脉与血管因为神秘人的破坏,互相阻塞和打结,连喘气都成问题,脑部的命令也因为神经的扭曲而难以完好的传输下去。

    钢绳不断的往狼人的血肉凹去,颈椎错位的狼人在这个部位难以用劲抵挡,然而那钢铁般的躯体,却已经让矮壮神秘人无法竟功。摇摇晃晃的狼人,尽可能的调节着身子,右手的重机枪一点一点的往上移。

    叶子屏着呼吸,在望远镜后看得冷汗直流,仿佛连自己也被扼住了,喘不过气来。

    “叶子?现在怎么样了?叶子?”对讲机里传来河对岸的同事的声音,然而她已经没有时间回答。

    秒钟跳动了一下、又一下,重机枪抬高了一点、又一点。

    突然间,矮壮神秘人一声大吼,吼声如雷霆一般响亮。左手的青色符文与右手的白色图案同时释放,这一瞬间,叶子似乎看到青龙与白虎同时出现,左青龙,右白虎,青龙耀明,白虎出力,龙虎际会之际,神秘人怒吼中冲天而起,一颗狼首随之飞上空中。血水如柱一般喷薄而出,就像是红色的喷泉,青与白的神兽在空中引起风云变化,整个夜空都闪了一闪,扑的一声,有什么东西倒在地上,四面八方滚滚的尘土弥漫过来,又被龙虎之气震得消散。

    “叶子,怎么了?到底怎么了?”远处,看到青与白两道光华螺旋状冲天而起,惊艳了天空的警员,迫切的想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代号叶子的女人,双手紧紧抓着望远镜,镜头上移,追着在高处抛飞的狼头,血柱在它的下方冲腾,又往前方歪去。狼首冲到了尽头,再被地心引力拉回,它的下方,失去头颅的尸体扑在地上,热血在断颈前滚滚涌出,与此同时,那庞大的狼躯正在变形,回复成白皮肤的西方大汉的身躯。

    狼首砸在躯体的背上,往前方滚去。

    尘土再次一卷,神秘人嘭的一声落下,大地震了一震,左手撑地,右手往背后斜斜的伸着,犹若龙虎,却是不断的喘着气。弥漫的烟尘呈环形往他的外围卷荡,冲上空中的血水点点滴滴的洒下,如同夜里铺开的红花。

    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的女人,呆滞了好半响,直至再一次往倒在地上的狼人确认。狼人的首级并没有变回,双目在血水中怒瞪,尸体的背上背着扁平的铁箱,重机枪的子弹就是从它的里头拉出。

    一切的一切,就像是停滞了下来,直到意识随着慢慢平息的烟尘回流,叶子猛然抓起对讲机:“铁狼……死了!!!”

    ……

    ***

    “铁狼”萨马死了!!!

    这个消息让远处的其他人全都呆了一呆,明明刚才,叶子所说的“矮壮的神秘人”还被铁狼逼入了绝境,突然之间,战斗就已结束?

    消息的快速变化让所有人一时间都无法反应过来,兴奋,狂喜,却又担心这只是一个误会又或是错觉。直到叶子小声的解说着刚才所发生的事,每一个人方才反应过来,紧接着就是欣喜若狂的欢呼……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横冲直撞的铁狼,终于被人成功击杀。

    各个角落里,对这个出手干掉“铁狼”的神秘人的各种猜测,此起彼落,毕竟,这可是西方有名的狼族杀手。那神秘人到底是谁?是东岳派出来的高手,还是其他?

    在所有人各种猜测的时候,事件的当事人,却已在代号“叶子”,名为速叶彤的女人望远镜的镜头下,跃出了储木场,没入黑暗,消失不见。

    “叶子,那家伙到底是谁?”一个个询问声,在对讲机里忙碌的响起。

    “我……他妈的怎么知道?”

    “可是他干掉了铁狼啊,中外闻名的铁狼,不可能没有名气吧?肯定也是一个举世闻名的高手吧?”

    “如果真的举世闻名我不可能认不出的。”身为符文遁法师的女人非常的自信。

    “你的意思是……”

    “这家伙……是、新、人!”

    “……叶子……别开玩笑了!”

    能够干掉铁狼的家伙是新人……谁他妈信啊?

    ……

    ***

    “铁狼”萨马被神秘帮手诛首的消息,以最快的速度飞往设在幻灵学院的临时指挥部。然而临时指挥部最重要的首脑,却没有在第一时间听到这个消息。

    此时此刻,名为赵泰清的执法局副局长,正带着众多警员,守在幻灵学院西面的障碍物后。他的目光,凝重的扫向前方的幽暗,所有的动静都已经停滞了下来,木阴地内的战斗显然已经结束,活下来的到底是谁?

    他紧紧的皱着眉头。

    在他身边的,是学院的副院长郭老,郭老拄着手杖,沉默不语。

    黑暗,幽静,唯有夜风刮卷树木的声音,沙沙的响动着。他们身后,以往这个时间点里,总会有人在内练习的训练场地,现在自然是空无一人,更后方的学院里,也失了以往的喧嚣。

    忽的,前方乱叶分开,一个人慢慢的走了出来。各种光束,刹那间照在这人身上。

    这是一个女人,一个他们认识的中国女子,这让他们多多少少,全都松了口气……她是来自执法局的女遁法师陶玉泽。

    陶玉泽活着回来,那就意味着败北的是他们的敌人。

    赵泰清看着陶玉泽:“他们两个呢?”

    陶玉泽陡然间往他疾扑过来。

    郭老快速举起手杖,却听“嘭”的一声,赵泰清已是抢过了旁边一人的霰弹枪,一枪击出。一波子弹同时轰在了女人腿上,女人双腿断去向后抛移,扑的一声趴在地上,却依旧发出“嗬~”声,往他爬来,断腿处并没有血液流出。

    嘭!脸色难看的赵泰清抬手又是一枪,轰在了女人的脑袋上,惨白与血红色的浆血花一般飞溅。

    暗处传来哈哈的、带着外国口音的女人笑声,显然就是地狱三重奏中的“血色瘟疫”伊妮德·莫特利。

    “你们到底想要什么?”赵泰清把霰弹枪还给身边的警员,冷冷的说道。

    “打不过了,再来问我们想要什么?”伊妮德的声音充满了嘲讽,“我们要的东西,你们给不起。不过现在呢,反正你们也不能拿我们怎么样。如果这三个人就是你们能够现在出动的最强的遁法师的话,那我得说,虽然有点难缠,费了我们一点时间,但还是不够看啊。反正我现在也没什么事做,不如,我们再来玩个游戏?从现在开始,我们会想方设法的去杀你们身后学校里的那些学生,看看你们能够保护多少,杀了五百个以上就算我赢,没有杀到这么多就算你们赢,这个游戏你们觉得怎么样?”

    郭老紧紧的握着手杖,如果被“血色瘟疫”杀入学生里,那在极短的时间里杀掉五百人,绝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虽然学生中也有许多会使用遁法的,但跟地狱三重奏比起来,实在是差的太多,然而,就算知道这一点,如果伊妮德真的要这样做,他们也很难阻止。

    不只是他,所有的警员也都彼此对望,心生寒意,这种事情,这疯狂的女人绝对是做得出来的,埃菲尔铁塔惨案,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感受到他们的恐惧,伊妮德的笑声在黑暗中响荡:“现在,游戏开……”

    “我们做笔交易!!!”一个男子的声音,却在这个时候,从黑暗中截断了伊妮德的话。

    伊妮德不满的说道:“嘉尔姆,不要打扰我的兴致。”

    对面安静了下来,嘉尔姆正在和伊妮德说着什么。与此同时,一名警员也从后方奔来,在赵泰清的耳边悄悄说了几句。紧接着,两边同时陷入了沉静,显然都在消化这个新来的消息。过了一会儿,伊妮德阴冷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个城市里,还藏了什么厉害人物?”

    赵泰清淡淡的说道:“你猜?”心中却在计算着当前的局势。虽然类型和异能不同,很难直接比较,但在“东岳”收集到的各种情报中,“铁狼”萨马的危险程度绝对是大于地狱三重奏里的任何一个,虽然地狱三重奏合在一起,可怕程度又要大于“铁狼”,更何况在他们之上还有一个“魔塔”。

    但是现在,“魔塔”不在这个城市,这是非常确定的事,在这种情况下,“铁狼”萨马的死,对伊妮德、嘉尔姆,甚至是现在还藏在暗处的贝希摩斯不可能没有威慑作用,虽然干掉铁狼的到底是谁,连他也不知道,但不管怎样,伊妮德既然问出这话,那就意味着他们至少扳回了一局,毕竟,对方并不敢肯定那个神秘人是不是他们的人。

    暗处,伊妮德同样也在咀嚼着“铁狼”萨马被人干掉这样的消息,同时知道自己大意了。

    原本以为她与嘉尔姆、鬼车全都出现在这里,自然会把这个城市里的主力全都引来,萨马那家伙抓住那对双胞胎是轻而易举的事,却没有想到,对方竟然隐藏着一个能够干掉铁狼的高手。

    就算是她和嘉尔姆,遇到铁狼也只能是先避再说,如果非要打,必须他们“地狱三重奏”一起上,她和嘉尔姆进行牵制,靠着贝希摩斯的能力才有机会干掉铁狼,否则,单是铁狼那几乎杀不死的再生能力,就已经足够让他们头疼。

    干掉铁狼的到底是什么人?

    如果不是潜藏在暗处的贝希摩斯,通过对方的通讯传输得到这个消息,并把它传了过来,她实在是很难相信这个城市里,居然还潜藏着这样子的一个高手。现在只希望贝希摩斯能够先一步抓住那两个女孩,至于对方隐藏的那个高手,对上的是拥有铁躯和体内烘炉的萨马,就算干掉了铁狼,也不可能一点事都没有。她与“灵魂拷问者”嘉尔姆,在黑暗中悄悄的对望了一眼。

    同一时间,赵泰清也在心中快速思量,执法局有那个代号“叶子”的女人在现场监视,铁狼死掉的消息几乎是第一时间传了过来,然而伊妮德和嘉尔姆,几乎是跟他同一时间知晓,那“贝希摩斯”的位置,也就可想而知……“并蒂花”的危机,并没有解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