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嘉恩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千千小说网 www.77xsw.net,最快更新宁愿相思最新章节!

    是日,天朗气清,蕙风和畅。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慕劭抱着妍月乘上一辆较为宽敞舒适的马车,离开宅第。

    他将马车的布帘卷起,让迎面而来的微风吹拂着两人。

    之后,马车离开热闹的京城,往乡间驶去。

    “我们要去哪里?”妍月转过头问道。

    “去南方。”慕劭笑着回答,伸出手为她抚去颊边的一缯青丝,望着她的黑眸中有着深情。

    “去那里做什么呢?”

    “拜访一位许久不见的友人。”

    妍月迟疑了会儿,缓缓开口:“带我去……好吗?”

    “就是要带你去才有意义。”慕劭缓缓俯*,爱怜地、深情地在她额间印下一吻。

    虽然感到有些不解,为何要说带她去才有意义,但,有一事仍让妍月感到忧心。

    “若要前去南方,至少得花费十几二十天,再加上返回的时日,你不就两、三个月无法上朝议事?”

    “嗯。”慕劭轻轻点头。

    他已向丹汝王禀报过,接连数月有要事无法上朝,并获得王的首肯。

    “这样可好?”她颦眉轻问。

    “有何不妥?”他挑眉反问。

    妍月望着马车外的景致,神情哀伤,幽幽地叹了口气,“数月不上朝,就算王同意,有些人却会认为王对你另眼相待,因而怀恨在心……我担心过往的事又会再度发生。”

    人心就是如此丑陋,嫉妒更是会造成难以想像的毁灭。

    “你多虑了。”他轻轻一笑。

    “若真是我多虑就好。”妍月缓缓朝他靠近,偎在他怀里,闭上双眸,倾听着他那沉稳的心跳声。

    这些日子以来,他每晚都与她同床共枕,亲自照料她,让她备受呵护与疼惜。

    他待她的好,令她可以感受得到是出自一片真心,绝无半点虚假,她怎能不为他心动,怎能不再次迷恋?

    原本她以为自己对他的爱已在喝下堕胎药那时被恨所取代,但她错了,错得离谱,她对他只会有爱,无法有恨。

    若真有来生,能再度与他相遇,她必定也会再次恋上他。

    慕劭轻轻拥着她,任由微风吹拂着两人的发丝,嘴角逸出一抹浅笑,神情愉悦,心中平静祥和。

    过往的一切,世间的所有,都已经不那么重要了,他只求能与她度过每个晨昏,永远伴在她身旁。

    十多日后,马车抵达江南的玉霞城。

    此处的景致虽与京城截然不同,但也别有风味,亦同样有着熙来攘往,繁华热闹的景象。

    马车夫驾着马车,在一座奢华的宅第前停下。

    慕劭先步下马车,请守门的仆役前去通知一声。

    没一会儿,只见一名身着浅色罗裙的绝美女子面带笑容走出大门,上前迎接。

    “慕大哥,你可终于来了!”

    “我曾说过会来找你,绝不食言。”

    坐在马车内的妍月,听见女子清脆的嗓音传来,悄悄地掀起马车布帘,瞧见他与一名绝色女子站在一起。

    妍月没来由的心一紧。那名女子是谁?而慕劭又与她是什么样的关系?

    她想知道,很在乎。

    瞧见隐藏在马车内的绝美容颜,段云罗好奇的问道:“慕大哥,你可是带了谁一同前来?”

    慕劭并未答腔,迳自转身走向马车,伸出长臂,将坐于车内的妍月抱起,再朝段云罗走去。

    “她叫妍月,是我今生最为重要的女人。”

    妍月闻言,先是一愣,双颊立即染上一抹红,神情娇羞,低垂着头不语。

    没想到他竟会这么介绍她,原本满心的妒意已被他的爱意彻底取代。

    段云罗十分讶异,怎么也没料到竟会从他口中听到这样的话。

    慕大哥变了,和以往完全不同,而让他有如此改变的人,想必就是这位名叫妍月的女子。

    “你好,我是段云罗,慕大哥的朋友。”她爽朗的自我介绍。

    看着眼前态度爽直、毫无心机的段云罗,妍月打从心底喜欢上她,于是绽出一抹笑,柔声开口:“你好,很开心能认识你。”

    “哇,你的声音真好听,轻轻柔柔的,让人听了就觉得全身舒畅。”段云罗一眼就喜欢上她。

    面对她这么直接的称赞,妍月一时之间竞不知该如何反应,只得抬起头,双眸直瞅向他。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她向来是这个性子,别介意,过不久你就会习惯了。”慕劭唇办勾勒着一抹微笑。

    头一回见到他露出笑容的模样,一时之间竟让段云罗不禁看得痴了,喃喃开口说道:“慕大哥,我还是头一回见到你笑,真是好看呢。”

    闻言,慕劭立即抿紧双唇,收起脸上的笑。他的笑容、他的一切只给妍月一人。

    妍月则是凝视着他,轻眨着眼。若不是听段云罗这么说,她还没发现到此事,但,她似乎常常能瞧见他展露笑容的模样,这是很了不得的事吗?

    “这几日得在你这里叨扰了。”慕劭看着段云罗,以低沉嗓音说道。

    “哎呀,反正这儿空房多,我还巴不得你们在这里多待些时日,让我有伴好聊天呢!”段云罗笑着回道。

    “那就麻烦请你替咱们准备一间房。”

    “一间房?”段云罗看着他与怀中紧抱着的妍月,满眼猜疑。

    他们是夫妻吗?她记得之前慕劭曾迎娶一名女子为妻,但那名女子却被前朝君王派人连同慕氏一家全部诛杀,之后他虽成了敌国的将军,助丹汝王灭了至宁王,但她从没听过他再娶妻一事。

    那么……他们俩又是怎样的关系?

    慕劭没有说什么,妍月则是满脸娇羞,低头不语。

    段云罗又怎会看不出一切,于是不再多问,连忙请他们入内,并立即差人备妥一间房好让他们休憩。

    进入房内后,慕劭动作轻柔的将妍月放于床铺上,“你好好休息,我外出办点事,马上回来。”

    “嗯。”妍月点点头,目送他离开。

    好一会儿后,段云罗笑容满面的进入厢房内,“妍月,你若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同我说。”

    “谢谢你,这间房里什么都不缺,住起来已经很舒适了。”妍月笑着道。

    “你以前一直待在京城吧?”

    “嗯。”

    “那么你这回难得来到江南,难道下想四处走走看看?我可以带你去市集逛逛,买些东西。”

    看着眼前一脸期待的段云罗,妍月不想瞒她。

    “多谢你的好意与邀约,只是……我的双腿已废,不便行走,哪儿也去不了。”

    登时,段云罗一句话也开不了口,原本满脸的欣喜立即被诧异取代,视线缓缓往下移,朝她的双腿看去。

    她的腿废了?怎么会这样?

    “抱歉……我真的很抱歉。”段云罗连忙致歉,自责不已。

    真是,她怎会如此粗心大意?刚才明明瞧见慕劭一直紧抱着她,并未让她行走,却没想到是这个原因。

    “没关系。”妍月轻轻一笑,并不介意,接着她想起一事,开口问道:“请问……你知道慕劭去哪里吗?”

    “喔,他方才问我,这儿可有医术高超的大夫,我一告诉他,他就立即转身离开了。”

    一听,妍月立即明白,为何慕劭会说带她来这里才有意义。垂下了眼,她眼底有着心疼与不舍。

    他怎么那么傻?为什么老是惦记着她这双腿?明知她的双腿已无法复元,仍执意找大夫为她医治。

    看来……傻的人不只是她,他也是啊!

    这时段云罗也明白了,为何慕劭会问她大夫的事,这全是为了妍月。

    她拉了张离花木凳,迳自坐下,“我从以前认识慕大哥到现在,从来没看过他对一个女人如此用心。”

    “真的吗?”妍月又惊又喜。

    “嗯,当然是真的,我毋需骗你。”

    “但……”妍月欲言又止。

    “怎么了?”

    “我不过是个废人……他对我究竟是心动,抑或是同情?”直到现在,她心里还是有些不安。

    即使她曾救他一命,但一个无法行走又无法生育的女人,任谁见了也不会想多看一眼,更何况是迎娶为妻。

    “你真傻。”段云罗笑着轻轻摇头。

    “嗯?”妍月不解,轻眨着眼。

    “慕大哥不是那种看重外表的人。”

    “嗯,他也曾对我这么说过。”她轻轻点头,但心底仍有着挥之不去的阴影,强烈的自卑,让她怎么也无法放开心胸。

    看着眼前的她,好一会儿后,段云罗轻启红唇缓缓开口:“你可知他以前曾娶妻?”

    “知道。”妍月点头。

    一想起此事,她的心不由得有些酸酸的。

    “我也认识那名女子。”

    “咦?”妍月讶异地睁大眼。

    云罗认识慕劭的妻子?那么,那名女子是个怎么样的人?她又生得如何?所有的一切,妍月都想知道。

    “慕大哥与她,是因为亲戚间的媒妁之言,在成亲之前,他们并未见过面。”

    “是吗?”妍月有些呆愣。

    他俩从未见过面,而他只是遵从长辈所订下的亲事,才会娶那名女子为妻?这么说来……他和对方并非是因为相爱而成亲的。

    “那名女子是我多年好友,她其貌不扬,但生性善良,乐于助人,故慕大哥向我打听过后,便决定迎娶她进门。”

    妍月过于讶异,无法开口。

    “所以我说,慕大哥不是那种在乎外表的人,而我看得出来,你正被他所疼惜、爱恋着。”

    “是吗……”

    “千真万确,我和他好友多年,可从没见过他对哪个女人如此呵护体贴。”段云罗希望妍月能对自己更有信心。

    看着段云罗,妍月有些惭愧的开口:“云罗,我很抱歉,刚见到你的时候,还误以为你对慕劭……存有爱意。”

    她真是对自己这般善妒又丑陋的心感到羞赧。

    段云罗一愣,之后笑了开来,“放心,我只把他视为兄长看待,更不可能会喜欢上他。”

    “为什么?”妍月不解。

    慕劭是如此高大俊逸又温柔体贴,照理来说,只要是女人,应该无不为他心动。

    “因为……”段云罗唇畔的笑容隐去,取而代之的是说不尽的哀愁,“在我心里,早就有了另一道身影……”

    瞧见她这模样,妍月明白,她定是发自内心深爱着那名男子,“那么,他身在何处呢?”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他现在人在何处……我只知道……他一直很在意着我俩之间身份悬殊,因此怎么也不愿碰触我的心。”

    身份、地位真如此重要,比不上她的一颗真心吗?虽说她是主子,但她从来不曾把他视为奴才看待啊!

    只知道,他离开的那一夜,她的心也跟着碎了。

    看着眼前的段云罗,妍月无法开口,因为她能明白段云罗现在的心情。

    女人啊……为了爱情,总是如此痴、如此傻。

    这时,慕劭带着一名大夫走进厢房,瞧见段云罗与妍月相对无语的模样,神情有些讶异,挑眉看着她俩。

    段云罗站起身,比了个手势,请大夫向前为妍月瞧瞧,之后便先行离开。

    大夫立即来到床边,只是当他一看到妍月的双腿,先是震惊,看了好一会儿后便轻轻摇头,表示自己医术不精,请慕劭另请高明。

    慕劭难掩内心的失望,送大夫离开厢房,再回到房里时,只见妍月眼也不眨的直瞅向他。

    “怎么了?”他柔声轻问。

    妍月凝视着他许久,然后扶着床柱准备站起身。

    见状,慕劭立即向前将她的身子搂住,“别勉强。”就怕她会因一时重心不稳而摔倒。

    “你……”她拾起头望着他。

    明明心里有许许多多的话语欲开口告诉他,但此刻她的心绪起伏不定,让她完全不晓得该怎么把话说出口。

    见她如此,慕劭不禁皱眉问道:“方才云罗可是同你说了些什么?”

    不然她不会看来欲言又止。

    “她告诉我,你不是那种在乎他人外表的人。”

    “喔?”这些话,他之前就说过了,不是吗?

    “但,我还是很自卑,很不安,很怀疑。”

    “你……”

    妍月伸出雪白的柔荑轻捂着他的唇,制止他,不让他开口说话。

    知道她有话要说,慕劭不再开口,伸出大手轻轻地握住了她的柔荑,深邃的黑眸紧瞅向她的双眸。

    凝视着他许久,妍月清楚的看见他眼底有着对她无限的深情爱意。接着,她缓缓地靠近他,仰起小脸,在他的下颚轻轻一吻。

    她的主动令慕劭有些讶异。

    “是我傻,不该怀疑的。”妍月伸出另一手,轻轻地握住他厚实的大手,令两人十指紧扣,不分彼此。

    今生今世,她再也不愿放开他的手。慕劭难以自拔,动情地俯*吻上她艳红的樱唇。他知道,他们之间不会再有任何猜疑,两人的心将紧紧相系。

    入夜,晚膳时分。

    段云罗特地吩咐厨子准备满桌精致的佳肴,招待自远方来的友人。

    “慕大哥,妍月,你们可千万别跟我客气,多吃点啊!”

    “嗯,谢谢你。”妍月对她有着说不尽的感激。

    若不是因为段云罗的那番话,或许她仍陷在自己所创造出的阴影里走不出来,更无法相信慕劭对她的爱。

    “嗳,不必对我客气,只要能让你们尽兴就好,来来来,咱们用膳吧!”

    慕劭看着身旁的妍月,柔声轻问:“你想吃什么?我帮你夹菜。”

    看着满桌的佳肴,最后妍月的视线落在一条鲜鱼上。

    “我想吃些鱼。”她仰起小脸看着他。

    “嗯。”二话不说,慕劭立即为她夹了块鱼肉,仔细挑去鱼刺,然后再夹起,置于她的唇前。

    见状,妍月羞怯不已,小声地低语,“我自己来就好。”

    慕劭的筷子依旧没有移开。知道他不会放弃喂她的打算,妍月只得启口,让他将鱼肉轻放入她口中。

    “还要吗?”他轻问。

    妍月犹豫着,不知该不该点头。

    “你身子骨赢弱,得多吃点。”他再度夹起一些菜肴喂她。

    一旁的段云罗几乎看傻了眼,从来没想到自己竟然能看到如此体贴又深情的慕劭,看来他确实为妍月动了真情。

    这时,总管入内,在段云罗耳畔低语几句,之后便立即退下。

    “慕大哥,我有个好消息。”

    慕劭放下筷,转过头看着她。好消息?

    “我在用膳前,派人四处打听哪里有医术高明的大夫,结果消息传来,听说有位大夫住在祈南山,你可带妍月前去求医。”

    “祈南山……”慕劭沉吟道。

    他记得那里山势险恶,林木丛杂,马车无法前往,仅能徒步行走。

    妍月神情担忧的凝视着他,“你……该不会打算带我去那儿吧?”

    慕劭点点头,表示确实如此。

    “我说过了,只要有一线希望,绝不放弃。”前往深山又如何?他在乎的只有她那双腿是否能再站起来,其他的一切皆无所谓。

    “你真傻……”妍月眼眶泛红,哽咽着说。

    不仅是女人会为了情爱而痴傻,男人亦是如此。

    慕劭将她轻拥入怀,深情地低语,“当初你不也是那么傻?现在,一切由我来偿,由我来担。”

    看着他俩紧紧相拥的模样,段云罗早已识趣的离开。

    她回到自己的厢房,站在窗前,抬起头仰望皎洁的月色,心里不由得感到无比哀伤。

    为什么他要抛下她,让她饱尝思念之苦?为什么他非要离开她身边?为什么呢?

    恨,恨不了;爱,逝不去……

    皇城内苑。

    一名男子深夜进宫觐见丹汝王。

    “镇东将军王莽,你深夜要求觐见本王,究竟有何要事?”

    “王,末将有一事必须禀报。”

    “你说。”

    “剽姚将军慕劭先前虽将杀害慕氏一家的妍月公主从宫中带走,表示欲将她折磨至死,但末将却发现事实根本不是他所言那般,他反而带着妍月公王四处寻找名医,欲将她的双腿治愈。”

    “真有此事?”

    “末将绝不敢欺瞒。”

    “是吗……”丹汝王沉思不语。

    “王,末将有一事埋在心底许久,不知该不该说。”

    “尽管开口。”

    “剽姚将军再怎么说也是前朝君王身边的人,他虽因为举家被至宁王派人弑尽,心中怀恨,所以前来助王攻下此国,但他却将妍月公主带走,对她百般疼惜,若是以后他真与公主成了亲,身份便如同前朝驸马,若是他有心反叛称王,更可说得上是名正言顺……”

    “胡说!”丹汝王不禁扬声大吼,“剽姚将军赤胆忠心,绝对不会谋反,本王信任他。”

    “王,请您三思,一个灭了原本侍奉之君的叛国将领真能信任?”

    闻言,丹汝王抿紧双唇,不再开口,仅是挥了挥手,命王莽退下。

    王莽恭敬地退离,唇畔悄悄逸出一抹诡谲的冷笑。

    丹汝王坐于龙椅上,独自沉思。

    王莽所说的话,不断在耳边缭绕,怎么也挥之不去。

    对于慕劭,他不禁开始有了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