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其实我还想问,你还是个处吗?

单柠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千千小说网 www.77xsw.net,最快更新妃同小可之萌夫哪里逃最新章节!

    七夜一听命令,即刻跳下了马,将楚熙打横抱了起来。

    马车内一双白皙洁玉,修长的骨络分明的手撩开了帷裳,袖摆是白色的,肌肤显得有些透明,一半的帐子遮住了脸,只看得见一袭出尘不染的白衣,白净的靴子豪无污泥,出淤泥而不染般的气质。

    七夜把楚熙放在马车内的座位上,又走了出去驾车。

    马蹄踩地的声音渐渐在这片森冷的林子响起,七夜回想起楚熙衣衫染红一片,微微斜眉道:“王爷,是去客栈还是回府?”

    那五王妃若是在不处理伤口,说不定会流血过多而死。

    马车内不见声响,沉吟片刻,淡漠磁魅的声线响起,“回府。”

    七夜听完男子的话,眼眸略过一抹讶色,但却说不得什么,应了声,“是。”

    马蹄交换的频率愈来愈快,日色下落,霞红的朝阳印满了天边,丝丝绯颜之色倒映大地。

    穿着深蓝锦袍的男人沉着脸,声冷过寒冰,“王妃回来了吗?”

    这天都快黑了,楚熙若是步行,现在也回府了,可到现在,人影都没见着个。

    影低了低头,“回王爷,王妃还未回来。”

    夜羽溟寒眸垂下,冷冷的说了句,“若天黑之前还未回来,去找找,下去吧。”

    “是。”影回应,退了下去。

    他心里为什么担忧,担忧那个女人?真是可笑!不回来才好!看着心烦!

    时光如梭,流转几日。

    楚熙躺在古色的床上,面色苍白,毫无血色,唇部发白干燥的起了皮,少了那份娇艳的色彩。

    棉丝被下,隐约可见肩上缠绕着白色的布条。

    楚熙困难的睁开了眼,只眯了一个缝隙,初醒的光亮太过刺眼,视线开始是模糊着的,逐渐变得清晰。

    肩上隐隐的痛提醒着她那日的事情,伤口已被包裹住了,身上的衣服也换了件,是一件白色的里衣

    陌生的房间,陌生的气息。

    古色的床,屋子很简洁,却不失单调简陋,反而多出了几分华丽,屋子透着一股清新清爽的味道,很好闻。

    楚熙用左手支撑着床坐了起来,右肩隐约传来微微撕扯的痛。

    枕边叠放着一件整齐的衣服,是一件浅白色的罗裙,制工丝绸相当好,应该是给她的吧?

    记忆里是看见一辆马车正好驶过,许是那马车内的主人救了她吧。

    她一只手一只手艰难的穿好衣服,下床穿好鞋子,走了出去。

    她打开门,一片树映入眼帘,直走而过是一个能坐的栏护上,楚熙走过去坐了下来,栏护内种着大片梨花树,楚熙深吸了口气,那清香的味道流转鼻尖。

    栏护还算是高的,楚熙双手撑在下面,腿在空中荡摇着。

    “五王妃,你醒了。”一个极具低沉磁性却妖魅得紧的声音响了起来。

    她一怔,这声音,很好听,很好听。

    磁魅悦耳,轻若泉水,一股清流划过心房,却含着疏离的味道,淡漠的,如冷月一般。

    她扭头,看向走来的人,呼吸不仅一滞。

    一袭白衣恍若隔世,出尘不染,谪仙般的身影,他的出现,万物都黯淡了神色,只有他身上的光晕。

    黑滑的青丝随意披散在双肩,凌乱而不失美感,夹着淡然的味道。

    挺浓如刀削般的剑眉,黑曜如星辰闪烁的眸子,异美之极,却夹着疏远之意,魅惑至极,就如他的声音。

    高挺的鼻梁,性感的薄唇微微抿着,这一张脸,毫无瑕疵,美得不可挑剔。

    身子高挑修长,白衣上洁净一片。

    她以为暮上寒,夜羽溟,夜子墨,楚修夏这些已经是极品了,却不料,眼前这一个才是人间极品。

    楚熙眼眸略过一丝讶意,“是你救了我吗?”

    他眸色看不出一丝情绪,淡淡的,低沉磁性的嗓音发出了个很轻的字,“嗯。”

    楚熙撇了撇嘴,是个美男子但是个闷骚,一点都不好玩。

    楚熙拍了拍旁边的位置,随即眉笑颜开道,“你坐下来好不好。”

    他异美的眸子动了动,那若繁星的眸子倒映出楚熙的脸庞。

    楚熙见他没吭声,转过头继续看她的花。

    谁知。

    他坐了下来,面无表情,眼眸直视前方。

    楚熙扭过头看着他,疑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你怎么知道我是五王妃?”

    低沉磁性的声音响了起来,“夜槿七,按辈分算来你该叫我声皇叔。”

    “槿七……槿七……”楚熙嘴里呢喃着这两个字。

    那他也是夜羽溟的皇叔咯。

    夜槿七扭头看着楚熙,那悦耳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怎么了?”

    楚熙对他笑了笑,“没什么,就觉得你名字好听啊!”

    楚熙又问道:“你多少岁啊?”

    问个年龄不失礼吧?

    夜槿七听楚熙念夜羽溟的名字时微微愣了愣,“二十三。”

    楚熙不敢置信的盯着他,一个激动拍在自己大腿上,肩上一刺痛,“哎哟……”

    楚熙又疼痛的捂在自己肩上。

    夜槿七嘴角抽了抽,关心的说了句,“不要坐大幅度动作,伤口会裂开的。”

    楚熙一下放下了捂在肩上的手,双眼发亮的盯着夜槿七,“没想到你也会关心人啊,不过你还真年轻,这是你的王府吧?你的妃子呢?”

    其实楚熙还想问句,你还是处吗?

    夜槿七发觉自己唇部有些狂抽的举动,他怎么不会关心人了?只是不想说出来罢了。

    但对这个女孩,就是那种不经思考就脱口而出的话。

    夜槿七嘴角僵住,“没有。”

    他都二十三了,还年轻?

    别人这个年纪,妻妾都成群,儿女满院跑了。

    夜槿七又添了句,“这府上没有女人。”

    “没有女人?”楚熙直接吼了出来。

    “那我特么身上衣服谁换的?你该不会嫌弃我,随便叫了个人给我换的吧?!”

    天呐,Ohmymom!不会是这样的!

    夜槿七脑后滴着一大滴汗水,低沉磁性的声音淡淡道:“我请了女郎中,是她给你换的。”

    楚熙心下才松了口气,扭头看着他精致得无可挑剔的面容道:“太感谢你了,你为什么会出现在那个林子里面啊?”

    “经过而已。”

    楚熙也未细问。

    美人蹙眉,“皇上生辰你怎么不去呢?”

    他沉吟,薄唇吐出两个字:“太吵。”

    ------题外话------

    收藏?乛?乛?卡在了奇怪的地方

    你们快收藏!?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