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侧妃回来了?老子看是找虐!

单柠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千千小说网 www.77xsw.net,最快更新妃同小可之萌夫哪里逃最新章节!

    楚熙收了木剑,有点质疑的看向了暮上寒,“错了?我按照你教的练的啊,怎么会错呢……”

    她记忆很好,暮上寒教的每个动作也只有这一点,也能凭记忆准确无误的演练一遍。

    动作,也只有几个横劈、凸旋;姿势,弧度也是刚刚好的,不该大的也未超过。

    可他却说有个地方错了,心下也是有几分疑惑。

    暮上寒跨步走了过来,眸心含笑,邪肆沉靡的嗓音便在夜中响了起来,“我说错了便错了,你质疑我这个师傅作什么。”

    楚熙见着那人越走越近,额前坠着几缕碎发,被夜风拂起,吹得凌乱而不失美感,这一卷,黑曜般闪烁的眸子显露了出来,略着邪肆无比,有形棱角分明的嘴唇挂着一个狂傲不羁的笑容,身子修长,坚实得无法挑剔。

    楚熙觉得自己眼睛要怀孕了!

    这时,一个轻缓地声音响了起来,“四爷,该回去了。”

    千羽一身浅黄衣着走了进来,提示着楚熙该回府了。

    楚熙一愣,对着暮上寒笑了笑,“我该回去了,今天你说有个动作错了,我在回去想想。”

    小跑到他面前,将手中的木剑递给了他。

    暮上寒手臂僵了僵,接过了木剑。

    “我走了,再见。你去休息会儿吧。”楚熙对着暮上寒挥了挥手,也没管他懂不懂这个手势。

    楚熙便转身走向了千羽身边,对着千羽笑着在说些什么话。

    “楚熙。”见着楚熙快要一步跨出门外,暮上寒高声叫住了她。

    楚熙听见背后这邪肆沉靡的声音止住了脚步。

    只听见他说,“今天你练习的动作全是对的,刚才我看花眼了。”

    楚熙怔了怔,笑了起来,“知道了。”

    便跨出了门,她的身影消失在暗夜之中。

    模糊不清,一片漆黑。

    暮上寒呆愣的站着树下,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现在想起刚才的一举一动,真是幼稚啊。

    这种感觉很奇怪,从未曾有过,楚熙,到底怎样一个人。

    他执着剑,樱花满天凋零,从未停止它的坠落,它们像是恋人般拂过他的脸庞。

    ……

    翌日晌午。

    楚熙房内顿时响起一个慌张无比的声音,“王妃,王妃,不好了!”

    楚熙此刻正躺在榻上,翘着个二郎腿假寐,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跟这有人死了的语气,弄得眉梢皱了皱,睁眼,看到若镜已经跑到了她面前,问道:“咋了?有人又死了?”

    若镜额前黑线,一袖子擦了擦额上的汗珠,回答道:“不是!王妃,侧王妃回来了!”

    翘着二郎腿的楚熙腿肚子也是一抖,眉心有些弹出的感觉,“苏于梦不是说要在她娘家待一个月吗?这都还不到,她回来舔犊子啊?”

    侧王妃回来了?老子看是找虐!

    一个含烟都已经够她受的,又来个。不过,Sowhat?来一个对一个,来两个对一双,虐得她连奶都不知道怎么喝!看!她是不是很酷!

    舔犊子?若镜脑后黑线滑过,“若镜怎么知道,王妃,你还是赶紧出去吧!王爷都在正厅呢!待会儿又要说你了!”

    苏于梦,苏相爷的小女儿,因是庶出,便被嫁来做了侧妃。

    楚熙无趣的撇了撇嘴,无奈的下榻穿鞋,又在一边小声的自言自语,“妈的,怎么每次找麻烦都在正厅?就不能换个场地吗!”

    一旁的若镜也大胆的催促道:“王妃快点啦,不要废话了!”

    “你今天胆子异常大,以前每次跟我说话都恨不得把脑袋转到桌下去。”

    若镜:“……”

    她有那么猥琐吗!?

    正厅。

    嬉闹声一片,少了几分肃威的气势。

    一进门就看见某个贱人一脸沉色的喝着茶,穿着一身深蓝色的锦袍,玉冠高束,简直就是衣冠禽兽!

    身上散发出冰冷的气势,寒的让人心中一颤!魅眸不削的一瞟,心中冷着哼唧,真作!

    楚熙一进来,那些嬉闹的女人也渐渐安静了下来,含烟有些惊讶的轻声的叫了声:“姐姐来了啊。”

    楚熙冷冷的瞟了那些女人眼,花花绿绿晃得她眼前一团花!在一个身穿粉红色罗裙纱衣的女人身上停留了几秒,又转回视线,走到一个偏静的地方坐了下来。

    她才不要坐在某个贱人旁边呢!跟那贱人坐着,她就觉得自己全身都沾满了某种病毒!

    夜羽溟一张冷俊的脸开始呈现青色,在黑,直至变幻成茅坑某物体的颜色!

    该死的女人,他微咬牙,话语若严冬寒冰一般,“楚熙,你真是越来越不懂规矩了!见着本王都敢不行礼!信不信本王马上休了你!”

    夜羽溟这话一出,不知道多少人心中都有千万只草泥马在草原上狂奔。然而那些女人们面上却是担忧的看向楚熙。

    夜羽溟前面的话全是废话,最后一句才是重点!

    楚熙眸光一亮,激动得一掌拍在了身旁的桌子上,“我靠,你说的是真的吗?!”

    老子等你这句话已经等了很久了!

    夜羽溟对她这一举动弄得怔住,她不是应该哭着求他不要吗?怎么……反而如此高兴?

    夜羽溟冷冷一笑,“呵,楚熙,不用装出这样子引本王注意,你想要的,本王就不会让你如愿!”

    贱人,耍她是吧?

    楚熙冷嗤了声,“本王妃引猪注意也不会引你注意!你,想多了!”

    某王爷脸色一黑,贱人,居然拐着弯子骂他!

    夜羽溟一脸黑沉着,欲要爆发出来,耳边传来了一个娇媚柔骨的女声,“王爷不要动怒,伤着身子怎么办呢?”

    夜羽溟脸色随机缓了缓,紧绷的线条顿时柔了下来,“还是爱妃懂事。”

    苏于梦呵呵的娇笑,可是听得让人入骨酥麻啊,“这是臣妾的职责。”

    作为旁观者的楚熙也是憋着想要呕吐的心态,能不能在乎一下她这个单身狗的情态?秀了她金尊面容一脸。

    苏于梦突地惊呼一声,夜羽溟好心态的问了句,“爱妃怎么了?”

    苏于梦嗔笑道:“王爷,今日臣妾从娘家回来带了些礼物,来给王爷跟众位妹妹。”

    楚熙不削的扫了眼,切,真当她傻子啊?分不清一字之别?

    妹妹,指的便是那些小妾们!

    但另则意思便是,在他人面前宣扬自己才是女主人。

    苏于梦扭头冷冷的瞟了眼婢女,“绿儿,快些乘上来。”

    “是。”

    楚熙就在一旁听着,心中不知道哼唧了几百次,绿儿?她还红儿呢!

    那名唤绿儿的婢女已将一些珠宝拿了出来,依依发给那些小妾。

    苏于梦又看了看另一个婢女道:“小红,去将桌上的金龟拿来。”

    “是。”

    “噗……”楚熙扭过头,以至于他人看不到她的表情。

    妈的,小红,小绿……哈哈哈……虽说不能以名取人,但她真的忍不住了……!

    她全身在不停的颤抖着,夜羽溟余光一直瞥向她,眉心一蹙,这女人又发什么疯?

    还金龟?夜羽溟的命根差不多!

    苏于梦将金龟给了夜羽溟,夜羽溟沉着脸让下人拿了下去。

    楚熙冷静了好一会儿,才得以平息,苏于梦就站在夜羽溟身侧惊讶的道:“哎呀!我怎么还忘了姐姐的呢。”

    楚熙淡淡睨了苏于梦一眼,含着不屑,语气变得清冷:“不用。”

    苏于梦歉意的娇笑了声,走到了楚熙面前,“姐姐别生气,妹妹这儿有只家传的手环,拿着也没什么用,还是给姐姐吧。”

    苏于梦一说家传,四处惊呼声一片,满眼炽热的看着苏于梦将手上的手环取下。

    楚熙眸底不屑之意更甚,没有理会苏于梦,对着站在自己坐的椅子后的若镜道:“若镜前些日子戴的那个家传的手环,弄得本王妃长了几天的疹子,现在都没什么好转呢。”

    若镜会意的答道:“若镜在去拿些药!”

    楚熙话语开始变得严厉起来,“苏于梦,你是想害本王妃不成!”

    苏于梦一张俏脸变得惨白了起来,毫无先前那般嚣张的气势。

    “对不起姐姐,臣妾不知道姐姐你……”

    楚熙冷冷道:“这次就算了,下去吧!”

    楚熙最后三个字让苏于梦一张脸更白,带着吩咐下人的意义,将取出的手环重新戴在手上,手心已被掐出血红的痕迹。

    夜羽溟坐在正方,也不多说一句话。

    待屋内静了下来,他冷着个声说,“明日皇上满二十一生辰,王妃与侧妃记得准备好,与本王一同去,都散了吧。”

    这话听得不知让屋内多少女人又羡慕又嫉恨,她们连诺应声,全都散了去。

    ------题外话------

    小熙儿就是喜欢装逼,哼唧,老子是不是很酷?

    明天又有美男子要登场,怎么没有活人,记得去评论区给哥烧纸,还要记得去收藏备好纸!muma!

    233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