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第30章 :上门道谢

暗夜小妖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千千小说网 www.77xsw.net,最快更新妃倾天下最新章节!

    这一觉直到临近午时,花千璃方醒。

    迎着阳光露出笑脸,再伸了个懒腰,浑身舒展开来,觉得整个人感觉神清气爽,下身血流量也明显正常。

    屋内没有人,她掀开被子下床,从屏风处拿了一件外衫套在身上。回头看看小混蛋还闭着眼睛蜷在被子里一动不动,有些奇怪。

    一搭脉,气息平和流畅。再试着运一运气,竟然没有丝毫阻力。

    到底怎么回事?连忙唤人。

    “主子。”听到声音,青芫青鸾齐齐推门走了进来,满脸喜色。

    “昨夜发生什么事儿了?”

    两丫头对视一眼,支支吾吾。看花千璃挑眉似要动怒,青芫这才小声说道,“睿,睿王爷来过。”

    花千璃脑中的弦啪的断了,宇文昊晟来过天香院?什么时候,为什么她不知道?

    “主子,睿王爷,他……半夜来的。”青芫说完想起睿王用嘴给主子度药的情景,眼睛弯得跟月牙儿似的。

    “主子,还是我来说吧。“青鸾看青芫吞吞吐吐的模样,实在忍不下去。噼里啪啦讲述了整个事情经过。嗯,顾及到主子的面子,某人以嘴度药的事儿还是不提为好。

    啊!寒症伴随初潮而来……一想至此花千璃就感觉脸颊发红。

    对了,他是如何得知小混蛋的血液和龙凤血翡玉镯滴血认主后可解我身上的毒?看来这具原身有着重大的秘密。她摸着手腕上的玉镯,脑里一片空白。

    “青芫,去请母亲多做点海棠糕!还有炖好的血燕给它留一份。”站在床前俯身轻轻抚摸着小混蛋,花千璃满眼都是心疼。

    接下来花千璃心情不怎好,就连用膳时脑中也总是无法静下来。眼前不断闪过宇文昊晟那张张扬妖孽的脸。

    简直,魔怔了!

    “离儿,怎么啦?”花甫正疑惑地望着她,洛惊雪和令狐冲也一脸不解。

    “哈,没,没什么,想来睡眠过多会有让人发呆的后遗症。”花千璃干笑着掩饰。

    “嗯,你这一觉睡得够瞧久的。”花甫正恍然点点头。

    “你这孩子,估计昨天累坏了。”洛惊雪看她明显瘦了一圈的小脸,心疼极了,连忙为她盛了一碗鸽子汤放在面前。

    “对了,璃儿,昨日里那个宇文昊晟怎会突然到来,还送那样贵重的礼物?”

    便宜老爹正色问道。

    小美男也放下筷子,一脸兴奋地望着她:“对啊,姐姐怎么会和这天下第一美男认识,难不成打算让他做我姐夫?”

    “我哪知道啊,就上次在风月居他救了我,这你也知道的啊!”花千璃没说实话,一副也莫名其妙的神情看着花甫正。

    “爹爹,估计那个睿王是真的佩服您的名声才来的。”小美男眨巴着一对桃花眼,自以为是的说道。

    唉,不管怎么,我们倒是欠了人家一个天大的人情。我看你下午去谢谢他吧!不能让人说咱西陵人不懂礼节对不对?

    思索半晌,花甫正叹了口气,慎重地作出了决定。

    用过饭,花千璃换上轻便的衣服,带了青鸾乘了马车径直往外国使臣居住的驿馆而去。

    来到驿馆,下了马车,上前报上名号,主仆二人站在门外候着。

    眼前一色的琉璃高墙。那红墙明瓦在阳光下格外醒目刺眼,一个个侍卫手持长矛犹如神抵。

    “安平公主快快有请。”

    一声叫唤让花千璃清醒过来,她晃了晃脑袋,看到是那个及笄礼上叫清风的男子,不由对他轻轻一笑。

    驿馆和她想象的不一样,她以为这种接待外国使臣的地方必定极尽奢华。可是如今她所看到只能说比较精致而已。不过走廊尽头那一道山泉瀑布倒着实让她和小美男一愣。

    宇文昊晟就站在瀑布边上,身上玄色的锦袍上用金线绣着蛟龙腾海。一缕阳光从背后洒下,更衬得他完美无懈的侧脸,雕琢精致。

    见花千璃已经走进他所属范围,宇文昊晟挥手让清风带青鸾离开。青鸾看看主子,见主子点头应允,便随着清风退了出去。

    宇文昊晟从瀑布上方走下来,她会来他并不意外,却惊讶她来得这样快。

    “安平公主似乎身体已经大好了?”这个小丫头恢复还真神速,也算是她命大,两样稀世珍宝都正好在她手上。看看她那么鲜艳欲滴的红唇,回想起昨夜度药时那柔软的感觉,宇文昊晟脸上染上了可疑的红晕,眼底有着缱绻温柔的情意流淌着。

    感觉下腹处又隐隐涨痛起来,赶紧运气压下。这当口儿可不能出丑!

    花千璃悻悻的摸着鼻子,不想继续此话题,将打算直接告之,“本小姐今日来,是想当面感谢睿王在及笄礼上送的重礼和昨夜相救之恩。”

    宇文昊晟不置可否地眉毛一挑,遂带着人进了屋内,待两人坐定后才继续说道,“明人不说暗话,小王既然前些日子已与皇甫小姐达成协议,自然应该出面帮你镇镇场子争面子才对。至于昨夜救命,倒是不值得一提。”

    宇文昊晟笑眯眯的打哑谜,将问题抛回去。

    “为何不值一提?”花千璃心里腹诽就差翻白眼。这妖孽真会装!

    “因为救你命的都是你自已的东西,本王只是动动手而已。”

    说完,宇文昊晟就不打算多说下去了,这样已经够直接明白了。

    除了动手还有动嘴,不过渡药的的事看样子八成两个丫头没敢告诉她,还是不说为好!

    “你如何得知我毒发昏迷?”想想自己初潮的狼狈样儿被这人看了个明明白白,心头不由火起,声音不觉提高了许多。

    “本王认为此时不是追究如何知晓的问题,难道安平公主不想知道你为何为身中奇毒么?”宇文昊晟幽深的蓝眸一转,换了一个话题。

    你知道?花千璃猛然瞪大眼睛

    “自从上次你答应帮本王的忙,本王为了报答你的相助之恩,特意让人查了一下当然你娘亲被害的事情,仿佛与西陵皇帝脱不干系。”

    某人一口一个安平公主,实际上是在提醒花千璃不要忘记两人当初的约定。

    果然如此!花千璃自语。

    宇文昊晟深邃的眼神就这样落在花千璃身上,但是他看不到对面女子一丝惊慌。

    这丫头有点意思。他唇角露出一抹愉悦的笑容。

    “这样吧,本来我是很后悔上次答应帮你忙,听你现在这样一说,我们可以继续。”花千璃盯着他。“但本小姐有三个条件,如能满足,小女子自当从命。”

    “安平公主但说无妨。”

    “首先,虽然现在我被封为公主,但为了避嫌,不给我爹爹招惹不必要的麻烦,在皇上没有指定我与你联姻的情况下,你不能主动提出是我;其二,如果指定我与你联姻,我要你帮我查出我娘亲真正的死因并在任何情况下保我家人平安。其三、等你真正喜欢的女孩子被找到,你必须依约放我自由,双方不得有任何纠葛。”

    花千璃一口气说完,生怕宇文昊晟反悔似的,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哈哈,自当如此,璃儿你且放心,今日起,你的事便是本王的事,你的家人便是本王的家人,本王马上安排护卫暗中保护皇甫府。”某人没料到心意如此轻易便达成,不由得放声大笑。

    炽热的眸子熠熠生辉,脸上荡漾出笑容和自信。索性安平公主也不喊了,直接叫璃儿。

    看这男人如此高兴,花千璃隐隐有些不安,但一想到自己的对手是一国之君,便不再多考虑。

    要想在这样的时代生存下去,她必须要有个强大的后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