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一招

某SB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千千小说网 www.77xsw.net,最快更新魂者时代最新章节!

    只是他们都没发现,风腾却是眉头深皱。诧异的对旁边注视战场幽黎门低语道:“不对劲啊,我怎么感觉,从一开始天问冰就被他牵着鼻子走?对于天问冰每次出剑的角度他好像都能提前预判”

    “而且你发现没有,那小子连脉环都还没开启,却能无惧天问冰的冰元素威压”幽黎门同样诧异,不开脉环,仅依靠自身意志从容抗衡元素威压,他自己也能做到,但是一个十三岁的孩子怎么可能呢?

    墨殇的表现出乎意料,原以为只是一个刚刚凝炼魂兽的乡下小子,不知天高地厚。

    可是现在,发现自己似乎真的看走眼了,从始至终,墨殇看似狼狈,却一直都很冷静,以自身意志抗衡元素威压,每踏出一步,都是精心计算好的。

    “这小子,或许是哪个贵族子弟,隐藏身份吧”风腾双眼死死的盯着墨殇,心中不断升腾的不甘的怒火,沉声道。

    “古剑城就这么大,这些世家贵族子弟,谁不认识,而且古剑城也没有哪个世家姓墨的”幽黎门眉头紧皱,心中有些茫然道。

    “这一局,少年要赢了。”一直没有什么反应的艾莉亚突然开口,语气很坚定,好像是在宣布战斗结果。

    而他的话音才刚刚落下,比武台上异变突起。

    天问冰似乎看到胜利在望,越战越勇,攻势也越来越凌厉,把墨殇压得节节败退。墨殇在后退的时候,脚突然晃了一下,似乎有些没站稳。

    “哼!”

    天问冰心中一喜,终于逮到破绽了,顿时胸前又激发到蓝色光环,低喝一声“冰拳”

    顿时,一个巨大冰块附着天问冰的拳头,充满强烈的威压,向墨殇轰击而去,对于现在的天问冰来说,墨殇就是一只待宰的草泥马,没有任何反抗力,。

    只是,在她出手的瞬间,心头却突然咯噔一跳,因为墨殇那一晃只是卖个破绽,很快就重新稳住身形,嘴角也挂起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

    还不等他有什么反应,墨殇一个侧身,天问冰这拳头完全落在了空处。

    “不好!”

    天问冰脸色顿时一变,因为惯性的缘故,此时根本收势不住,墨殇抓住天问冰手臂,低喝一声“顿步”。紧接着一个过肩摔,直接把天问冰顺着冰面摔出场地。直直摔落到台下。

    砰!

    比武台虽然不高,好歹也有一米多,这一摔直接摔了个七昏八素,晕头转向的。

    倒在地上的天问冰露出迷茫之色,败了?败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乡下小子?

    而此时,周围的人群全都震惊了,古剑城第一天才,居然败了,败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乡下小子。

    战斗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结局,天问冰完全不懂得战斗技巧,只是依靠元素的力量,加上魂技来战斗。 墨殇不禁对这个古剑城第一天才感到失望,十一岁,不修体技,纯修炼元素,魂技才达到六段。

    风腾更是震惊,面色难看,死死的盯着战台中的墨殇。

    唯独艾莉亚,嘴中噙着浓浓的笑意,难怪这小子那敢考核青铜徽章,有两下子。

    “脉环都没开启吧?不知开启之后回事如何”艾莉亚心驰神往,似乎对这个少年越来越感到兴趣。

    “我输了,不过你是否告诉我,最后那一下,你为什么能够在冰面上稳住身形,甚至发力”。天问冰,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对萧宁怒目而视,随后不甘咬牙道。

    “那是一个简单的体技“顿步”可以使步伐瞬间贴住地面,不受惯性影响,想必你的老师也懂”墨殇道,开始对天问冰产生了一丝好感,从小笼罩在天才光环下,战败之后还能低头向对手请教,这种心性在贵族子弟中也还算过得去。

    天问冰想起老师风腾对自己的教导,转头对墨殇道:“老师说过,体技只不过是人的力量,怎么可能比得上魂兽的力量。”

    “这哪个三流老师老师说的?误人子弟,难怪你这天赋,才这点修为,如果你是这么认为,那你将永远止步于弱者,魂兽终究是魂兽,不属于自身的力量,凝练魂兽只不过是为了开发自身潜力,及辅助自身战斗。人类是要掌握魂兽,而不是依靠魂兽,”墨殇声虽轻,但却犹如大音希声,振聋发聩。

    此时,风腾脸色阴沉下来,居然被一个13岁的孩子,说成三流导师

    幽黎门却皱着眉头思,反复琢磨墨殇的话,不禁开始好奇这位少年的导师究竟是什么人物。

    人群中,有不少魂者,许多人口中反复低声念叨,都在思考这句话,凝练魂兽只不过是为了开发自身潜力,人类是要掌握魂兽,而不是依靠魂兽。似乎有点颠覆以往观念,但这孩子以不开脉环击败六段的天问冰却也是不争的事实,难道人的力量真的可以超越妖兽?

    “不过就赢了一场而已!还敢大言不惭”

    突然一道冷淡的声音响起,让众人重新安静下来,一道身影缓缓的走向台去,一个青年身穿白色衣衫,背负长剑,颇有一种翩翩贵公子的感觉,不过他皮肤略显苍白,那双眼睛,给人以深邃浩瀚的感觉,从他铁青的脸色可以看得出来,他现在很愤怒。

    这人乃林天伤,20岁。古剑城四大家族之一的林家嫡系,众人皆知他一直在追求天问冰,天问家族也属于四大家族之一,若能娶到天问家第一天才,那么将来对他继任林家家主有极大帮助,甚至联合两势力,成为古剑城超越铁家的第一大家族,也不是不可能。

    “只会使用阴谋诡计,有什么好得意的。”林天伤一上台,就对墨殇怒目而视,随即又望向幽黎门和风腾微微躬身道:“第二场考核能否让我来”

    “这人是谁这么嚣张?”

    “他你都不知道?林家林天伤,不仅是开启了第二脉环。而且魂力已经达到十四段了。”

    “十四段,这下好玩了,希望结束后,这小子还能活着。”

    “我看难,不过这林天伤也都无耻的,魂力十四段,居然来欺负一段的新人,可惜了”

    围观的人群窃窃私语,墨殇刚刚凝练魂兽,魂力不过一段。,而林天伤已经是十四的段的修为,即便几个刚开第二脉环的魂者联手都不是他对手,但在这种情况下,墨殇在他手下绝无赢的可能。让

    “好,虽说越级青铜徽章考核,按照规矩是以十二段以下魂者进行,不过他的鉴于第一轮对手非青铜级,第二轮加点难度也非不可”风腾未等幽黎门答话,便抢先答应

    幽黎门,只是瞪了他一眼,自然明白显然是借林天伤之手,报复这个少年,不过并没有阻止,这个少年不过稍微有点天赋而已,为了他得罪,同事以及林家嫡系,显然不值得。

    本来林天伤上场,已经引起了大家的反感,现在风腾又毫不客气置这个少年于似地,顿时就激怒了人群。

    面对这些贵族,他们不敢站出来反驳,但私下里却都在鄙视。

    众人心里几乎全部偏向了墨殇,最好墨殇能狠狠教训他一顿,不过没人心里抱有希望。

    晨莉缓缓捏紧了手,心中不免担心了起来,不过还是安慰自己,墨殇哥哥可以的,我要相信他。

    林天伤怒视这墨殇,在他心中,天问冰已经是他未来妻子,居然被小子受到了侮辱,直接摔下台上,无疑让他脸面无光。随后目光一扫台下道。

    “你若能在我手下走过十招,便算你赢。”林天伤要用最残酷的手段折磨墨殇。

    “你能接我一招,算我输。”墨殇摇了摇头,很淡然的说了一声。

    人群也都一阵愕然,无语的看着墨殇,这小子八成是脑袋坏了吧,竟然口出狂言。

    “呃..我没听错吧?”林天伤面对墨殇的话,显然也有些茫然,这小子哪来的自信

    墨殇没有继续废话,脚下一蹬,身体朝前冲去,拳头缓缓的放置胸口,胸口一道白色光环汹涌而出,爆发出轰鸣的响声,显然墨殇也开启了雷系脉环。

    “哼,一招?成全你”林天伤眼中中闪过一道凶光,两响轰鸣声,胸前背后各闪出一道红色光环,两道火系脉环,没有避退,同样朝墨殇冲去。

    “灵海风暴”

    墨殇心中低喝一声。林天伤只感觉脑海突然爆炸一般一片空白,完全丧失了意识。

    “嗤”

    一声闷哼,林天伤胸前开裂,一道鲜血喷涌而出,身体轰然倒下,让所有人的目光凝固在了那里,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这只是一招。

    “他手中怎么有剑,难道他已经可以做到聚气凝兵了?”

    “怎么可能,凝兵至少要开启第二脉环,反正他已经不能用常理来推断了”

    显然古剑城这种小地方,并非谁都识得储物空间水晶这种东西。

    他是怎么做到的?

    人群突然炸开了锅,所有人都议论起来。

    林家双脉环魂者林天伤,被叫墨殇的十岁孩子,一剑击败。

    “这孩子到底是什么人?”

    这是所有人心头的疑问,十岁青铜级魂者,一段击败十四段的林天伤,这绝对是个天才,这一战,足以名动古剑城。

    天问冰眼睛都瞪圆了起来,眼里尽是呆滞,自以为自己是古剑城同龄一辈第一人,十四岁便达到三段魂者,甚至可越级战五段魂者,想不到不过是坐井观天,人家区区一段魂者,便可一招击溃十四段魂者。

    墨殇望着倒地的林天伤。

    妈蛋,在老子面前装逼,要不是无法操控雷电,我让你知道什么叫装逼遭雷劈。

    “灵海风暴”是贪杯蛇赋予墨殇的第二个魂技,

    作用:可以使对方在短时间内灵海失控,丧失所有思考行动能力,当然如果在对方,精神防御充实的情况下,灵海失控便未必能起到效果。

    魂力消耗,1颗魂力星尘,也就是墨殇的所用魂力,是否能够加大魂力消耗,使之精神冲击力增强,墨殇还不得而知。毕竟如今他的魂力星尘总量才1颗。

    就在林天伤灵海混乱的瞬间,墨殇从空间项链中取出铁剑,削了他一刀。虽然只是一刀,却是也是穷尽气力,毕竟是双脉环魂者的,即便灵海混乱,但这下意识的魂力防御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破开的。

    所以墨殇说一招,认输,其实不是在装逼,确实他只能使用一招。 说来还要谢谢风腾派天问冰上场,要是再来一个二脉环魂者,墨殇就未必还能取胜了。

    晨莉也是一下冲到台上,摇晃着墨殇那死猪的身体,高兴的笑道“哈哈,太好了,我们赢了,墨殇哥哥”

    墨殇揉揉晨莉的头,转向台下道:“放心吧,我下手有分寸,死不了,顶多躺个十天半个月, 我通过考核了吗?”

    墨殇话让幽黎门从震惊中反应过来,招呼几个人把林天伤送走,随即转到墨殇这,笑眯眯道:“当然,当然通过,我这就亲自帮你制作青铜徽章。”

    风腾脸一下子阴沉了下来

    妈的,今天本来是他关门弟子,天问冰,魂者考核之日,没想到风头全被这小子给抢了,而且还被辱成三流导师,误人子弟。想到这里,风腾感觉胸口有什么东西在剧烈的翻滚着,血压不知道要身高多少。

    却也不敢说什么,毕竟也是个三脉环魂者,自然有点见识,看出墨殇身上带有空间物品, 小小年纪便随身携带如此贵重物品,其身份不言而喻,甚至古剑城无一势力敢得罪。

    “墨殇小友,你是第一次考核吧?”幽黎门微笑着来到墨殇面前,想到墨殇的空间项链,显然也认为他来大势力子弟,明显多出了几分恭敬。

    “嗯”墨殇对着幽黎门微微点头,明眸皓齿的模样,倒也颇惹人喜爱。

    “请跟我来”幽黎门对着墨殇引手道。就算不论背景,这也是古剑城有史以来第一位十岁青铜级魂者,前途不可限量,有必要拉拢好关系。

    就在此时,一道略微蕴含着许些懒懒稚嫩声音,忽然的在身后响起,似乎是个不大的孩子,墨殇没有理会,只是缓缓的跟在幽黎门会长身后走向走廊之中。

    “是这里考核魂者吗?”

    “是的,不过考核黑铁徽章的话,要稍微等下,现在有人正准备考核” 一位工作人员解释道。

    “不,我想考青铜徽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