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突然有种错觉,似乎回到了很久以前

南有旧城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千千小说网 www.77xsw.net,最快更新迷路于天南海北最新章节!

    夏相濡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苏牧璟那张写着“我要睡觉”的苦瓜脸,那哀怨的眼神让她刚醒来就吓出了冷汗。

    苏牧璟递给夏相濡一杯水:“姑奶奶,您终于醒啦!”

    夏相濡砸吧砸吧几口水,“谢谢……诶,你的黑眼圈怎么那么明显啊?”

    “还不是为了照顾你!就怕你向以前那样喝多了就不想醒过来!”苏牧璟没好气地说,她支着下巴,幽怨的目光继续灼灼地落在夏相濡身上,“说,你昨晚为什么要灌醉自己?”

    夏相濡一愣,脑海里飞速播放过一连串的画面,醉后乱说话的苏牧璟,西装笔挺的顾北城,一脸郁闷的唐嘉,还有猛喝葡萄酒的自己……她又抿了一口水,心虚地回答:“我是无意间喝了几杯葡萄酒的。”

    苏牧璟身子往后一仰,靠在椅背上,双手抱胸,“少来!从实招来,本官考虑从轻发落。”

    “大人,小人昨晚真的是无意醉酒,请大人明察!”

    “以前酒瓶子包装还没拆你就闻出那味是葡萄酒,昨晚那一瓶葡萄酒全你一个人喝的,你别说你没喝出那味来,本官虽相信你的为人,但本官不傻!”

    “那一定是大人您的香水味太芬芳了盖过了酒香!”

    “本官从来不喷香水这种庸俗的的液体。”

    “那应该是体香了!”

    “你妹!”

    ……

    苏牧璟无奈地任由话题中心被夏相濡牵走,看着咯咯笑的夏相濡,一时无语。

    初晨里的夏相濡,皮肤白得像是像是透明,无数细小的尘粒在她弯弯的眼眸前起舞,连那发出夸张笑声的嘴巴上扬的弧度也是刚刚好率真而不滑稽的。她像是诞生在初晨里的婴孩,举手投足平常不过,但总给人一种不食人间烟火之感。

    苏牧璟也曾羡慕过这样的美丽,可是只有她真正熟悉夏相濡之后,才明白有些美丽太珍稀名贵,他人再怎么故意捏造也学习不来。

    昨晚的那场醉酒是否是因为顾北城,其实在夏相濡的一言一语之间,答案苏牧璟早就有了。她不说破,她也不再逼夏相濡承认,这个答案,等你亲口跟我说。

    希望那日,你的伤口温柔结痂。所有往事,抖一抖,便成烟飞灭。

    苏牧璟一把抱住夏相濡:“欢迎回家,相濡兔子。”

    刹那间,她红了眼眶。

    下午,夏相濡开启了魔性开关,shopping像吃了炫迈一样根本停不下来!她拉着苏牧璟在大商场里东奔西跑,几个小时下来,苏牧璟的两腿已经快要残废了,可是夏相濡的精神还是十分充沛。

    听说夏相濡只有偶尔写几份稿子给某杂志赚点小钱,没有稳定工作。好不容易停下来,苏牧璟赶忙问了夏相濡未来的打算,后者漫不经心地回答走一步算一步,苏牧璟的眼皮跳了一下,盘问出她的银行卡到底有多少存款之后,气得差点掀桌,随即展开如何理财的教育讲座。

    在安静闲适的咖啡店的气氛中,正在热血演讲的苏牧璟显得独树一帜,当她大吼完“你知道你身上什么地方最坚不可摧吗?就是你的脸!这屁点存款多加几个零也嫌心酸,买不了车买不了房养不了众多男宠你还有脸说‘走一步算一步’! 你他妈以为你是上春晚啊!”时,周围爆发出阵阵掌声,夏相濡掏出手机“咔嚓”一声拍下她愤世嫉俗的样子,说:“你要红了……”

    四年不见,时光完美了所有细节,使得那些经过筛选存留下来的回忆如同深海珍珠般在心底闪烁着动人的光芒。

    因为心存感激,所以倍感幸运。

    苏牧璟说话的本领可不是盖的,当年特别爱看小说,每每向别人讲述故事情节的时候,手舞足蹈,绘声绘色,滔滔不绝。防止苏牧璟继续不知疲乏地教育下去,夏相濡连忙扯开话题,问起周围人的情况。

    然后,苏牧璟又滔滔不绝地讲了起来,讲到激动的地方,她还是像多年前那个二呼呼的女汉子一样,不顾旁人惊异的目光边旁白边表演,逗得夏相濡哈哈大笑。

    “唐锅盖那小子交了女朋友之后还不敢跟我们讲,要不是她女朋友自报家门,我看唐锅盖估计要把她藏着掖着一辈子吧……”

    “姚致远和以沫的事儿你也知道了吧,其实我们都不知道他们俩什么时候又在一块了,好像没有办婚礼直接领证,就后来群发了一条短信通知了大家,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低调……”

    “萌舟学弟,没想到他还挺厉害的,一个月前接手了他家公司的一个大项目,还做得有声有色的,唉,然后一大串女的就千方百计想爬上他的床,哼……”

    “还记得西词这个女疯子吗,她真的开了家婚庆公司,特厉害的。她真的像高中时说的那样,让我跳槽去她公司管钱,哈哈,就是财务部部长……后来嘛,工资越给越高,我没忍住就真的跳槽了!”

    “……现在出人头地的除了他们几个,还有顾北……城……顾北城他大三的时候就开始创业了,听说青城的创始人几乎都是他的同学,当年一起玩游戏刷挂的好基友,五年了……”

    虽然谈起顾北城的时候,夏相濡的脸上一直挂着笑容,装出一副平平淡淡的样子,其实她的心里早就翻江倒海,明知自己不可以这么激动,但还是很想知道更多更多关于顾北城的事情,弥补四年的空白。

    她们突然有种错觉,似乎回到了很久以前,那时候她们也是这样面对面坐着,像是所有平凡的女生一样,红着脸互相倾诉着十七岁风生水起的小秘密,单纯地以为这小欢喜小忧愁便是人生全部。

    主角谈笑,窗外阳光,与那年无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