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端起酒杯,淡淡地说:“合作愉快。”

南有旧城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千千小说网 www.77xsw.net,最快更新迷路于天南海北最新章节!

    顾北城是青城工作室的“元老”的消息如平地一声惊雷,让众人都不知所措。

    “青城”是四年前网游开发界杀出的一匹黑马,单凭《亡冠》一款中世纪欧美风的网游拿下各种排行榜的前五,那部男女通吃的游戏至今风声还盛。而近来“青城”官网上又放出消息,大型3D仙侠网游《逆仙》的开发已经快要到竣工阶段了,这让众媒体和玩家们迫不及待了。

    很多年前苏牧瑾就说过,顾北城这个混小子表面上看起来油里油气的是个典型的官二代,但我觉得他将来肯定比我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都要有出息。

    夏湘濡觉得好笑,问她为什么,苏牧瑾咧开嘴说了一个不正经的答案:直觉。

    事实却真的被苏牧瑾猜中了。

    夏湘濡当然知道曾经的顾北城把野心藏得很深,但她从未料到顾北城竟会如此超乎想象。

    顾北城坐在沙发的左侧,却像是坐在中央的领导者,与他攀谈的人都像是匍匐在他脚下的凡人臣子;他优雅地接受别人的敬酒,宠辱不惊地接受别人的夸词和羡慕嫉妒的目光。

    他无须谦虚或是虚伪地找些“没什么,只是运气比别人好点罢了”的托词,因为他本是天之骄子。

    顾北城好像丝毫不介意他和夏湘濡之间只隔了三个人,只是折磨死了掐在中间的三个人的内心,他们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夏湘濡紧张地大气也不敢出,就怕被顾北城发现自己剧烈的心跳声。

    她很早的时候就以为自己早已释怀,也想过如果她在未来的一天和这个人重逢时会在什么地方,说什么话,无论怎么想象,到时候的她一定会是风轻云淡、刀枪不入的模样。

    而此刻的她,留海之下盖着一层薄汗,心脏在胸腔里猛烈地收缩、扩张,她似乎都可以听到一声声急促有力的“咚咚咚”,是在期待什么还是在害怕什么?

    打结的及肩黑发,宽松的白色T恤,卡其色短裤,增高两厘米的帆布鞋。

    离开他这么多年,为什么自己还是这副平凡无奇得好像丢进人海里就找不到了的样子?

    那么我都在干些什么,旅游,工作,还是逃避?

    这些都是无用功吧,如果半年前在西藏,真的死掉了,而那时没有机会看见闻声匆忙从千里之外赶来,领带歪歪扭扭地耷拉在胸前的顾北城,她是不是就算在黄泉之下也会拼命地后悔,为什么不回来呢?

    她到底该怎么做才能明确地告诉自己,回来是对还是错?

    夏湘濡讨厌这个正在紧张的自己。

    她猛灌了自己一杯酒,壮壮胆量。

    包厢的门突然开了,服务生抱进来一箱果汁和一箱酒,坐在台风眼的三人不约而同地一个箭步奔向门口抢过服务生手里的果汁和酒,念叨着“我来拿我来拿”,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别的地方,即为安全地带。

    夏相濡哭丧着脸目送那三个毫无义气的人,内心悲愤哀号。她摇摇苏牧璟,但这家伙皱起眉不满地嘟囔了一句“我在吃鸡”,在沙发上滚了一圈又沉沉睡去。夏相濡无力地叹了口气,手里捧着杯子不知该如何是好。

    而在她的右边,那双精致的桃花眼微微上挑,露出令人捉摸不透的神色。

    唐嘉重重地“嘁”了一声,把麦克风扔到旁边一女孩子手中,迈开长腿走到夏相濡和顾北城之间,坐了下去顺便翘起了二郎腿,问道:“大神,你累了吧,我先送你回去?”

    夏相濡看着这个使劲给自己使眼色,眼睛上眨下眨都快要抽筋了的唐嘉,犹豫了一下,还是摇摇头回答:“不用了,我还不累。”

    唐嘉瞪她,她瘪瘪嘴,不再多说什么。她只是不想太故意,反而被那人发现她在紧张。

    “唐嘉先生,我刚好有事想跟你谈谈,”清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唐嘉不耐烦地转头看向顾北城,对视的那一刻他的心里莫名的泛起阵阵寒气,眼前之人微笑标准,口吻礼貌,举止高端,给人一种无形的震撼感,似一只沉默立于悬崖之上的狮子,高傲自负且不可侵犯。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

    “我知道,顾什么东南西北城。”唐嘉烦躁地打断他。

    顾北城像是得到了意料之中的答案,笑了笑说:“荣幸之至。“

    唐嘉扭过头,发现夏相濡正挤眉弄眼地暗示他转回去态度好一些跟顾北城说话。他就不解了,明明她这么抵触顾北城,干嘛还要帮着顾北城?唐嘉闭上眼,表示自己不想听,几秒钟后,他的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他打开一看,发件人是”大神“。

    ——你这臭小鬼是想丢我的脸么?我现在一点都不介意关于他的任何事!“

    唐嘉叹了口气。

    夏相濡是笨蛋么,她以为唐嘉这个人还像以前一样随便听她糊弄几句他就会相信吗?

    哦,对了,夏相濡真的是笨蛋,一直都是。

    唐嘉无奈地再次回头问:“什么事?”

    “最近我公司开发的《逆仙》大部分已经制作完成,但是宣传短片的主打歌还没完成。”

    “你只是在邀请我加盟么?我不过只是个刚准备出道的新人罢了。”

    “ 你的经纪人刘小姐已经和我们签好了合同。”

    “我能拒绝么?”

    “可以……不过赔偿金额对于新人来说可能有些过分。”

    有,些,过,分!唐嘉的额头上结起了十字疙瘩,“那你跟我谈还有什么意义?”

    顾北城勾起唇角,“好好攻下这首主打歌,《逆仙》的宣传公测,还有……很多的成功,缺你不可。当然,我公司也可以保证你一定可以借此机会一炮而红。”他端起酒杯,淡淡地说:“合作愉快。”

    唐嘉碰了碰他的杯子,咬牙切齿地说:“合作愉快。”然后一饮而尽。

    他果然很讨厌这个叫顾什么东南西北城的人,讨厌到很想像夏叔叔说的那样,一巴掌把他拍到墙上扣都扣不下来!

    卧槽,这酒怎么那么辣,嗓子都要烧起来了!顾什么东南西北城他为什么那么淡定?我要忍住,忍住啊……好辣!

    唐嘉面目狰狞地说了句“没劲儿”,端起水猛灌。

    一直在偷听右边两人对话的夏相濡瞬间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