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叫,顾北城。

南有旧城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千千小说网 www.77xsw.net,最快更新迷路于天南海北最新章节!

    夏相濡无法直视眼前的这对情侣,她觉得自己的眼睛都快被亮瞎了。

    “在车上无聊就发短信给我,我会秒回。”唐嘉一手握着Vivo的手,一手晃晃手机。

    “知道啦。”

    “到家了记得告诉我,一定要在第一时间告诉我。”

    “知道啦。”

    “别忘了啊,因为你这家伙每次都在到家的几个小时后才慢悠悠地发来短信。”

    “知道了啦,你很烦诶。”

    不要再说了,你们都很烦……夏相濡对大秀恩爱的两人在心里偷偷鄙视了一下。

    Vivo踢了唐嘉一脚,“好好练歌,下个月就要正式出道了,现在还这么悠闲。”

    “就是就是,对待第一张专辑要百分之两百认真!”终于插上话的夏相濡顶着公交司机要杀人的目光,催促Vivo,“快上车吧,车马上要开走了!”

    Vivo上车后,找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下,冲夏相濡和唐嘉招了招手,做着口型说了句“拜拜”,汽车发动引擎绝尘而去。

    “好了,我们该去KTV了……”夏相濡一回头,愣了一下。

    她看见唐嘉一直望着离去的公交车,阳光沉眠于他的睫毛之上,渗下来的波光在双眸里轻轻流转,心情大好,嘴角便是大大上扬。他掩映在大榕树的浓绿之下,年轻的味道盘旋缠绕,让人看着就感觉得到他的温暖。

    夏相濡觉得画面似曾相识,也许是曾经太过温暖,才让记忆里的那一眼,就是一别。

    她往唐嘉的肩口捶了一下,径自走去,“庸俗。”

    身后的唐嘉不满地反驳:“哪庸俗啦?!我这叫浪漫!看着自家女人坐车离开,显得我痴情!懂不懂啊,喂,大神!……”

    夏相濡大吸一口气,挂起一个大大的笑容,食指却揉不开眉心那个结。

    得知夏相濡归来并且又请客K歌,一群高中死党迅速被召集在了“搁浅”KTV里。

    昏暗的灯光凌乱地散在房间的各个角落,金黄与深紫渐欲人眼,唐嘉握着麦唱着《说谎》,深情的词藻从唇中吐露滚入人们的耳中。

    我没有说谎

    我何必说谎

    你懂我的

    我对你从来就不会假装

    我哪有说谎请

    别以为你有多难忘

    消失真的不是我逞强

    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怀旧的笑容,举杯碰杯,聊着那些荒唐又温暖的过去,像是从未分开过一样,友好如初。

    面色潮红的苏牧璟举着酒杯,跌跌撞撞地走向夏相濡,跌在沙发里,她眯着眼睛说:“亲爱的——我想听你讲,你的故事,嘿嘿。”

    夏相濡硬夺走了苏牧璟手里的杯子,嗔骂了句“少喝点”,后者就像只八爪章鱼一样缠了上来,紧紧抱住了她,嘴里叽里咕噜地重复着:“我要听你讲故事,讲故事……”

    夏相濡拉下挂在她脖子上的胳膊,把苏牧璟的头按在自己的肩口,拍拍她的脸颊,“好好好,给你讲。”

    从高中开始最好的闺蜜就是苏牧璟,明明夏相濡自己就是一个大马虎,常常丢三落四又莫名其妙地迷路,偏偏苏牧璟这个女汉子更加没头没脑,让夏相濡不得不去学会照顾她。

    “我毕业后,先去了趟云南,那边的天空就像是大海倒过来一样,蓝得不可思议难以想象。我去丽江的古镇走了走,一路上看中了很多漂亮的银饰,那些卖家啊都一个劲儿地夸我戴着好看,其实我戴起来哪有那么好看啊,可能是我没有听过别人一次性说过那么多夸我好看的话吧,越听越不好意思,结果什么都没买就跑了。”夏相濡无奈地笑了笑,“现在想想还蛮后悔的,那些特别的银饰应该买回来送给你的,你戴起来肯定特好看。”

    “臭屁……”苏牧璟皱起眉,“没带礼物回来还想找借口,不要脸,哼……”

    “然后我就一路边吃边回温市,说起来回去时经过了H市,那边的大雪跟这边的大雪完全不一样,我那时候像个傻子一样在雪地里尖叫拍照,路人都把我当猩猩看,哈哈,好丢脸。”

    “完全可以想象相濡学姐那个样子,因为学姐高二也有过这么傻不拉几的时候。那时候,大家一起去游乐园玩,难得温市下了场雪,她就想像电视剧里主角们打闹一样,她就叫我们大家跑起来让她来追,结果她还摔进雪堆里了!”周舟手舞足蹈地比划着当时的情景,故意无视了夏相濡的叫嚣和恐吓,“我们当时都觉得好丢脸啊,都在默念,我们不认识她不认识她。”

    众人都笑翻了,夏相濡羞愤地捂着脸,倒在她身上的苏牧璟突然坐直了身体,举高了手,醉醺醺地说:“嘿嘿,我知道我知道!后面我来说,顾北城那个傻逼把我们家相濡抱起来,是公主抱哦,公主抱,哈哈……他好像说了句,说了句什么呢,把我们都给肉麻到了……诶,怎么想不起来了呢,到底说了什么……”

    没有一个说话,夏相濡尴尬地拿着酒杯,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

    “……哦哦哦,我想、想起来了!那傻逼说啊,‘笨死了,追什么呀,小爷我不一直在你身边么',哈哈,记得我们当时还集体鄙视了他们两个……”苏牧璟一口喝完了一杯的啤酒,眼皮搁上,往后一仰就倒进沙发里不省人事。

    沉默了几秒,周舟打着哈哈说了句“苏苏喝多了,大家继续”,众人都纷纷会意,直接跳过这个话题,用更大的声音炒热气氛,极力驱走尴尬。

    夏相濡埋下头,她用力地咬住下唇,轻轻摇晃着杯子里的暗红色液体,然后仰起脖子一饮而尽,甜腻的酒顺着喉咙滑下,却如同一块巨石从她的胸口坠落,一直下落一直下落,像是掉进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洞窟,幽暗的气息蠢蠢欲动,发不出一点声响。

    半响,包厢的门打开了,走进来的姚致远扶着夏以沫跟大家打了个招呼,夏相濡和夏以沫对视的时候互相礼貌性地笑了笑。

    然后,所有人都愣住了,没有一个人敢呼出大气。

    唐嘉握着麦不再唱下去,任其旋律叮咚而过。

    夏相濡像是木头一样,唇瓣微启轻颤,攥着玻璃杯子手柄的手指渐渐发白。

    “我们之前在外面碰见了顾北城,他给他的公司员工买了单正准备走,我觉得大家都是老同学就把他一块拉来了。”姚致远见大家表情呆滞,急忙解释道。

    一身修身笔挺的CUCCIY西装,黑发齐眉,一双蛊惑人心的桃花眼微微眯起,锋利流畅的线条自鼻梁而下延至轻挑的薄唇,一阵似有似无的强大气场扑面而来。

    他唇线扬起的弧度刚好,自负又礼貌,携着波澜不惊的微笑,启唇:“打扰了。”

    声如磐石,以汹涌的姿态撞击着夏相濡的耳膜,冲破层层阻碍,在她已经坏死的脑海中砰地一声炸开。

    过往如同爆裂开的乌云,骤雨倾盆。

    ——小爷是高一(2)班的顾北城,怎么样,长得帅吧?

    ——你这厮竟害得小爷我茶饭不思,这样吧,你倒追我,我考虑一下要不要从了你。

    ——你连吃白饭蹭经验都不会,为师怎么好意思放你入社会拉低中国人民的智商呢?

    ——夏相濡一统江湖,千秋万载!

    ——笨死了,追什么呀,小爷我不一直在你身边么!

    ——夏相濡,你犯贱的时候丑死了……让我拿你如何是好?

    ——我早就厌倦了你,你滚吧。

    ……

    他在那里,目光轻飘飘地扫过夏相濡,姿态优雅,像是俯视众生的神明。

    “好久不见了。”

    恶魔攀附在夏相濡的耳边嘶磨,唤起她的神智,一字一顿地告诉她,这个男人是天堂与地狱的亡灵渡者。

    他叫,顾北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