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夏相濡回来了。

南有旧城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千千小说网 www.77xsw.net,最快更新迷路于天南海北最新章节!

    第二天一清早的,急促的敲门声就把夏相濡吵醒了,她眯着眼睛开了门,来者二话不说就把她拥入怀中,还没来得及尖叫,那人就大呼了一口说道:“抱起来是实的,实的,真的是活人啊!”

    这么贱的腔调,夏相濡从混沌中醒来,她推开唐嘉,然后重重地往唐嘉的肩膀上捶了一拳,骂道:“嘿,唐小鬼,说什么鬼话,这么想我死啊?”

    唐嘉捂着被锤的地方,故意装作很痛的样子,求饶道:“我哪敢这么想啊,大神,凡人我巴不得天天在自个儿脖子上栓一项圈,绳子另一头系在您手上,让您天天拉着我在世界各地溜达呢。”

    夏相濡鄙夷地看了唐嘉一眼:“你什么时候有M倾向啦?”

    “看见大神的时候,凡人我就是个M……”

    “回头可别说我认识你啊,丢人。”

    唐嘉是邻家赵阿姨的儿子,比夏相濡小三岁,打小就屁颠屁颠地跟着夏相濡到处野,小时候很像女孩子,遇上事了都是夏相濡二话不说冲上前护着他,大了之后,每每谈起往事都是痛不欲生,性格也一百八十度大逆转,从一个单纯小孩变成了小贱凡人。

    用夏相濡的话来说,就是“长歪了”。

    不过,他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听,儿时的稚嫩,少年时的清脆,变声时的低哑,如今的磁性。曾经夏相濡很喜欢听他唱歌,总是摸准了他的套路骗他玩剪刀石头布,输了就要唱一首歌,因而他留下了后遗症,最怕的就是和别人玩剪刀石头布。

    六年后的唐嘉褪去了十六十七岁时的稚气,身形修长 ,轮廓分明柔和,虽然还是和以前一样顶着歪斜的锅盖头,又爱耍嘴皮子,但岁月里的成长还是使他更加成熟地融入了这个不完美的世界。

    即使这样,他依旧是时间的宠子,因为时间没有磨平他的棱角,而是保留了他最珍贵的嘴贱却温暖的性情,就算幼稚可笑,也弥足珍贵。

    夏相濡回抱住唐嘉,苦笑:“唐小鬼,我回来了,我很想你。”

    “矫情不矫情啊……”

    夏相濡掐了他一把,嗔骂:“庸俗。”

    吃过早饭后,唐嘉就拉着夏相濡讲她这六年的奋斗经历,时不时打岔吐槽几句,虽说夏相濡很怀念他唐嘉说话时的口吻,但听多了心里温暖过头了就变成了暴走状态,她很想一巴掌把唐嘉拍到墙上扣都扣不下来。

    就在唐嘉要被斩杀的时刻,一个披着及腰的长发的女生怯生生地敲了敲敞开的房门,问道:“抱歉,打扰了,请问……唐嘉在这儿吗?”

    夏相濡的脑海中迅速运转,寻找有关这个女生的资料,可是没有任何一张脸和眼前的女生匹配。她不认识,难道温市搬来新住户了?

    “他,他就是唐嘉……”夏相濡指着旁边的人,唐嘉早就起身走到女生面前,自然地拉着她的手,说:“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阿姨说你在隔壁夏叔叔家,我就过来看看。”女生长得白白净净,双颊微粉,眼神柔软明亮,身着一件宽大的白T恤和一条海蓝色的斑点小短裤,简单干净得像一只小鹿。

    夏相濡一眼就明白了这两人的关系,她佯装不高兴地说:“唐小鬼,交女朋友的事情我怎么都不知道啊?”

    “嘿嘿,大神,郑重给你介绍下,这位是我女朋友,”他又指了指夏相濡,对女生说,“这个看起来跟十几岁小孩一样幼稚,非逼我叫她大神不可的庸俗伪大神,是我的姐姐。”唐嘉发现自家女朋友一直盯着夏相濡,突然想到什么,微微一怔。

    女生乖巧地一笑:“你好,我叫……”

    “她叫Vivo!”唐嘉嬉皮笑脸地插话道,他偷偷捏了一下女生的手心。

    “别闹,让人家姑娘说名字!”夏相濡起身,把女生从唐嘉身后拉了出来,“别理他,我们自己说自己的,我叫夏相濡,比唐嘉大三岁。唐小鬼打小就是我保护的,才使得他这么健康地成长,他叫我大神也是应该的,所以别听他瞎说。”

    女生的唇线抿成一个俏皮的弧度,她不经意地瞄了一眼唐嘉,后者正紧张兮兮地看着她,她说:“嗯。我叫Vivo,跟唐嘉同岁,刚从芝加哥回来没多久。”

    “天哪,是不是我的打开方式错误啊,唐小鬼这小子怎么可能泡得到你啊,你跟他,完全是一个天,一个地!”夏相濡一脸心疼同情地上下打量Vivo,然后转头嫉妒地瞪着唐嘉。

    唐嘉不明白她在莫名其妙地嫉妒什么,六年不见难道取向也变了?

    “你没有中文名字吗?你的家人也在中国吧?”

    “中文名字……我现在不太方便说,不过我爸爸妈妈还有哥哥都在中国。”

    见夏相濡还想继续问下去,唐嘉便急忙打住:“大神大神,您问那么干嘛呢,想查户口吗,瞧把人家吓得……”

    Vivo:“相濡姐,我能借用一下你家的卫生间吗?”

    “可以可以,就在客厅旁边。”

    Vivo走向卫生间,身后传来夏相濡压着嗓子骂唐嘉的声音和唐嘉“嗷嗷”喊痛求饶的声音,轻轻叹了口气,进了卫生间,关上门,把吵闹的声音一并关在门外。

    她拿出手机,点了“顾北城”的联系人头像。

    几声“嘟”声之后,电话接通了,是一个低沉稳重的男声。

    “说重点,我很忙。”

    “哥,夏相濡回来了。”

    她听到电话另一头钢笔掉在地上的声音,试探地说:“哥,怎么了?”

    “……没事。”

    “需要我做什么吗?”

    “不用,你待着就好。”

    见对方一直不挂断,Vivo心生奇怪:“哥,还有什么事情吗?”

    “……你有没有告诉她……你是我妹妹的事情?”

    “还没……需要我告诉她吗?”

    “……算了,没事,随你吧。”

    电话挂断了,没有一句再见。

    虽然很早以前就清楚那人就是这样,残酷,霸道,不会像别人家的哥哥那样对家人贴心之至。不温柔不体贴没关系,就算连句“再见”也不肯说也没关系,但还是会忍不住地期待着总有一些事情会让他改变,比如传闻中的夏相濡。

    Vivo等了那么久,她终于等到了。一向选择果断迅速的哥哥,就在刚才,仅仅是为了该不该告诉夏相濡自己就是他的妹妹的事实竟犹豫了。

    她也看过一些故事电视剧,也听过不少人偷偷地在公司里讲哥哥和某个叫夏相濡的女人的八卦往事,但以前她从不肯相信什么轰轰烈烈啊天荒地老啊,即使遇见了唐嘉,她还是认为细水流长才是爱情的所有。直至刚才放下手机的那一刻,她突然明白了之前她不认同也无法理解的所有。

    夏相濡注定,是他的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