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这些人都变得那么陌生

南有旧城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千千小说网 www.77xsw.net,最快更新迷路于天南海北最新章节!

    “夏以沫,我想跟你谈一谈。”夏相濡的视线从姚致远的身上收回,直视夏以沫。

    她耸耸肩:“好啊,这么久没见面,我也想跟你说说话。”她一手搭在肚子上,一手握住姚致远的手左右摇晃:“致远,你先把东西结账,我跟相濡想叙叙旧。”

    一声致远,一声相濡,过了那么多年,夏以沫占有欲强的这点还没变。

    何必担心,姚致远很久以前就只属于你一个人了不是么?

    夏相濡莫名的想笑,再抬起头看向他们时,撞上姚致远欲言又止的目光,心头一惊,慌乱地移开视线。然后她听见姚致远说“好,那我再去婴儿用品店买些东西,你们聊好之后我来接你回家。”

    当夏以沫生疏地着对她说“走吧,相濡”,她以落荒而逃的姿态逃出那个低气压的超市,才结结实实地松了一口气。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这些人都变得那么陌生,就算是像最普通的人一样寒暄一两句都成了奢侈,到最后都只剩下逃。

    夜色颇浓,这个城市到处是熄灭的窗。霓虹灯搔首弄姿,立于忘川之上,糜烂之下,倒映着这个世界的五光十色与黑白颠倒。

    “一杯焦糖玛奇朵,一杯热牛奶,谢谢。”夏相濡把菜单还给服务生。

    “不要热牛奶,换成一杯美式咖啡。”夏以沫插话道,夏相濡刚想说“喝咖啡对肚子里的宝宝不好”,她好像早就知道夏相濡会这么说,补上一句“夏相濡,别忘了,你没资格管我”。

    一旁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的男服务生感觉到情况不对,低声说了句“好,请稍等”就匆匆退下了。

    夏相濡皱眉:“我只是以一个朋友的身份去关心你……你肚子里的孩子而已……”

    “我什么时候承认过你是我的朋友了?”夏以沫勾起一边的嘴角,眯着眼睛,轻蔑地看着夏相濡,“夏相濡,我肚子里的孩子难道是你的吗?你不觉得你管得太多了么?”

    夏相濡一时语塞,舌头像是泡在酸涩的浆水过里,一阵麻痹。事实就是如此,她确实没有资格再去管束她,哪怕是为夏以沫好也不被允许了。更何况,她曾在夏以沫最需要人陪伴支撑下去的时候没有固执地坚持下去,这般可耻与懦弱。

    咖啡店里一直回放着《听海》,温柔的女声从宁静的海水中携着小海浪的碎沫冲上岸,搁浅在这片夜色中,便是久久的沉默。

    “PM酒吧的工作已经辞了吧?”犹豫了很久,夏相濡小心翼翼地试探问道。

    夏以沫似乎懒得跟我废话了,双眸望向窗外,干脆地回答:“辞了。”

    “那……你给宝宝取好名字了吗?”

    “没有。”

    “哦……”夏相濡接过服务生手里的咖啡,心里七上八下,忘了咖啡才刚泡好还很烫,直接放在嘴边喝了一口,舌尖迅速被烫麻了,直呼“烫烫烫”。

    夏以沫白了夏相濡一眼,嘀咕了一句“这么大个人了还像个小屁孩一样”,又向服务生要了一个杯子,把咖啡杯里三分之一的咖啡倒入玻璃杯,用勺子鼓捣了几圈,放在夏相濡面前。

    夏相濡目瞪口呆地看着她,苦涩的味道淹没了舌苔,眼眶防不慎防地红了。

    很多年以前,夏以沫也是这样的。扎着张扬漂亮的马尾辫,穿着干净的校服,领口系一个红色格子的蝴蝶结,笑容翩翩地和她一起坐在街边的咖啡店里写作业。

    为了尽早赶好作业,她常常忘记咖啡才刚泡好,渴了拿起咖啡杯就喝,因而常常被烫得哇哇大叫。坐在对面的夏以沫很鄙视地瞪她一眼,嘀咕一句“活该”,扔下笔,但还是特地拿来一个玻璃杯,把咖啡杯里三分之一的咖啡倒进玻璃杯里,用银质调羹转上几圈,在吹吹凉,待确定温度刚刚好之后把玻璃杯放在她面前。

    她满怀感激地一饮而尽,嬉皮笑脸地说:“能有一个以沫妹妹,小生此生无撼了!”

    夏以沫拨弄着留海,鼓着腮帮子努力掩饰唇线上扬的弧度,良久说到:“真是的,明明是个姐姐,还要我这个做妹妹的来照顾,不要脸。”

    她擦擦嘴巴:“你知道的啊,我的脸皮厚到可以炼油了!”

    时隔多年,她以为永远无法回到的过去跃然眼前,眼泪不期而至,一滴接一滴砸在桌面上。夏相濡慌里慌张抬手抹去,样子更是狼狈不堪。

    夏以沫发现她自己无意间因习惯做了些多余的事情,面色尴尬,连喝了几口美式咖啡,结果表情更痛苦了,因为她喝的咖啡里一颗糖都没加,苦爆了。

    泪眼还朦胧,夏以沫问了一个问题,直击夏相濡的心脏。

    ——你现在回来的事情,顾北城知道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