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南有旧城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千千小说网 www.77xsw.net,最快更新迷路于天南海北最新章节!

    八月温市的凤凰花开得依旧很鲜艳,一簇簇的火苗妖娆地在枝头跳跃舞动,像是要将这个夏天燃烧成灰烬。

    这座城市的变化速度以每秒万楼林立的速度飞快朝着时光尽头奔去,人们如行尸走肉般穿行于高楼大厦之间。红灯亮起时,僵硬地抬起手臂在脑海中搜寻到一个无感的名字,然后装作热络地打个招呼;红灯熄灭时,单薄的躯壳提起各自的行李和记忆,再一次开始注定孤独的旅行。

    当我从火车上下来的那一刻,那股操控我回来的力量像是突然抽出了我的身体,原本那些多得要涌出心脏的冲动和勇气全都在一瞬间化为粉尘,我面对着车水马龙的故地,脑子里一片空白,不敢前进一步。

    经过抉择我决定先租一间公寓再慢慢思考什么时候回家这个重要的问题,这一思考就是半个月了。这段时间里,我每天都会反问自己自己为什么要回来或是既然回到了温市却为什么不回家,而我又在这样的纠结中重复着花存款吃泡面,哀叹钱不够用的生活。

    我以为我可以这样像所有的平凡人一样,舒舒坦坦地一直拖延下去,可是命运这个折磨人的东西,似乎要缠着我一辈子,把我的一生全都毁掉才肯罢休。

    当我在超市里的薯片栏前犹豫着该买哪种比较划算的时候,夏以沫挺着肚子与身边的人说说笑笑从我的右边走来。

    “小公鸡点到谁就选谁。”我拿起一包玉米卷扔进筐里,转身的时候,刚好看见夏以沫捂嘴微笑的样子,一股电流从脚底窜到心口,让我久久动弹不得。

    无论过了多久,我都会清清楚楚地记得这个人,她叫夏以沫。我可以报出她的生日,星座,三围,喜好,幸运数字,甚至她的身份证号码我都可以在一秒钟内倒背如流。

    我像是最不耻的偷窥者,即使心脏都快要跳出胸腔了,还是挪不开步伐。

    她变了好多,褪去了冰菱和芒刺,一头海藻般的大波浪柔顺地披在双肩,身着一件宽大的纯白色裙子,脚下是一双平底的帆布鞋。以前瘦得好像一阵风就可以将其吹倒,现在她的脸圆润了许多,双颊微红,眼底流转波光,一对梨涡溢出了满满的幸福。

    那时候,她美得惊心动魄,像是一株生于芒草中的玫瑰,周围遍布着刺,身上携带着刺,但还是有许多少年前赴后继地赶来,披荆斩棘,即使伤痕累累也在所不惜。我曾与她并肩穿行于一排排的梧桐树,我信誓坦坦地昂着下巴,矫情地说:“总有一天,你会遇见一个人,无论他说什么或是做什么,你都心甘情愿地完成,你会为了他努力地改变你自己,只是为了成为更好的人,更加骄傲登对地站在他身边。”

    后来的事情,何必要知道。

    仿佛过了几百年,我几乎忘了去想象会不会重逢,再次遇见后又会是个什么样子,她会问什么样的问题,我又该如何回答。

    而此时,在这个喧闹的地方,草率地偶遇,这么狗血的剧情,我曾在电视剧、小说里看过无数遍,主人公们互相对视,看着看着就留下了眼泪,好像可以隔空传音一样邪乎。每一次我都反复地骂编剧白痴,吐槽主人公们没情趣,因为那时候我是井底之蛙,那些人情世故,爱恨情仇都不曾经历过,当这个剧本安排我真真实实地去演,我的表情一定堪比麻瓜朽木。

    我张了张嘴巴,没有发出任何声响,脑海里突然闪过几个字,快逃。

    我刚迈出了一步,她试探性地问了一句:“夏……相濡?”

    夏,相,濡。

    她在念我的名字,似乎很久都没有听到了。

    我僵硬地笑笑:“好久不见,夏……以沫。”

    我被自己出奇冷静的声音吓到了,突然明白一句“好久不见”和一句“我回来了”相差是有多么大。

    “是啊,真的是好久不见,”她歪着头,回给我一个笑容,除此之外脸上没有任何别的情愫,“久到让我们叫对方名字时都要连名带姓。”

    我不知该如何作答,一股冷气从脚底缠绕而上,只能干巴巴地转移话题:“那位,就是正在挑水果的那位是你的丈夫吗?”那个男子背对着我,他提着购物篮,好像在很认真地挑苹果。

    夏以沫转过身看向那个男子,目光柔和些许,“致远啊,我和他宝宝,六个月大了。”她轻轻地抚摸着她隆起的肚子,在那层皮囊之下有一个生命在沉睡,它有着她的五官或是姚致远的性格,又或是她的缺点,但无论是什么样子,她都一心一意地期待着它的诞生和成长。

    夏以沫沐浴在白炽灯的灯光之下,散发出圣洁的光芒。

    感动,苦涩,还有更多难以言喻的心情交织着蜂拥而至,我轻呵一口气,佯装轻松地说:“恭喜你们啊。”

    “谢谢。”

    姚致远挑好了苹果,走到夏以沫旁边,低语:“我们去买下一样东西吧。”

    夏以沫自然地挽着姚志远的胳膊,头倚在他的肩口,指了指我说:“夏相濡回来了。”

    姚致远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到我,他愣了一下,随即嘴巴抿成一条利落的直线,努力想要微笑,说:“好久不见。”

    声音低沉略带沙哑,双眼如远山墨画,留海贴于眉毛延至额角,中规中矩,温淳闲适。

    这样的人,我只认识过一个人。

    他不多话,不喜欢闹,不会打篮球,很少生气,会煮刀削面,一道菜的菜谱看上一遍就能实践,数理化的难题从来难不倒他,故意大笑的时候有点娘,被女生告白的时候会像个老人一样循循善诱地开到对方早恋是不对的。

    他曾,待我如珍宝。

    姚致远,姚致远。原来真的是姚致远啊,夏以沫最终真的还是和他在一起了。

    四年,我又忘了多少人了呢?

    我咧开嘴巴露出八颗牙齿,“好久不见,姚致远。”然后装作不经意地抬头,望着眩目的白炽灯,眨了眨干涩的眼睛。

    ——By 夏相濡